【講道筆記】耶穌出道的第一件事——挑釁(路四14-29)

14 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回到加利利;他的名聲就傳遍了四方。 15 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 16 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 17 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

18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19 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20 於是把書捲起來,交還執事,就坐下。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 21 耶穌對他們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22 眾人都稱讚他,並希奇他口中所出的恩言;又說:「這不是約瑟的兒子嗎?」

23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必引這俗語向我說:『醫生,你醫治自己吧!我們聽見你在迦百農所行的事,也當行在你自己家鄉里』」; 24 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 25 我對你們說實話,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 26 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裡去,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裡去。 27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

28 會堂裡的人聽見這話,都怒氣滿胸, 29 就起來攆他出城(他們的城造在山上);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30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

故事由「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的開始,到「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作結。我們要問,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問題是因為他在家鄉嗎?

是因為以賽亞書刺中了他們嗎?

是因為耶穌挑釁了群眾。

當耶穌宣佈禧年來臨的時候,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以為他們有份;到耶穌引以利亞、以利沙故事的時候,耶穌其實是在說「你們無份,因為你們由祖宗開始都係拒絕先知」。現在,可以解釋耶穌講以賽亞書的用意了。會堂的人以為禧年會降臨在他們身上,壓迫者羅馬會退去。但耶穌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其實是希望他們將改變帶來,但他們聽不懂(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耶穌沒有和他們解釋,一跳就跳過講他們的本質,所以他們就想推耶穌落山。

wisdom here.

  1. 在聽道的時候,如果你唔係諗緊要改變果個係你自己,u r very much screwed.
  2. 禧年,是要人放下自身利益來使之發生的。
  3. 教會既要成為先知,也不要忘了要製造人間禧年。

【講道筆記】施洗約翰的啟迪(路3-15-17, 21-22)

百姓指望基督來的時候,人都心裏猜疑,或者約翰是基督。約翰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他手裏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15-17)

眾百姓都受了洗,耶穌也受了洗。正禱告的時候,天就開了,聖靈降臨在他身上,形狀彷彿鴿子;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21-22)

各位,今日係顯現後的第一主日,教會傳統上也是基督領洗日,在整個顯現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乃是上主藉著基督,向所有人啟示他自己。而以「基督領洗」作一個年的開始可謂十分合適,因耶穌在傳道前所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到約旦河領洗。

而這件事的重要性是在於展開了耶穌在世上彰顯上主工作的序幕!在耶穌受洗時,是得著從天而來的確認,就是「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其實耶穌的受洗有很多東西可以講,例如可以講耶穌的人性,也可以講聖靈。

在三卷福音書中講及耶穌的受洗,都與施洗約翰連在一起,所以我今日會將焦點較多放在施洗約翰身上。路加福音第三章介紹施洗約翰出場時,較為仔細地交待施洗約翰時期的政治情況。

就是「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 (路3:1)這裡提及的提庇留是計奧古斯都繼任羅馬皇帝的君主,他在位時間約二十多年(公元14-37年),而路加福音第3章所記載的在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的一年,大約在公元29或30年間發生,而且也很仔細地記載不同階級的領袖,如「本丟‧彼拉多作猶太總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區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路加如此表達的目的並不單單在於提供歷史的參照點,而且突顯上帝的介入和工作是在實際的歷史中發生,但又不像普通人的想法是要依賴人間的力量和權勢。

當然這些部份的政治人物其後與耶穌及施洗約翰都有張力產生,更重要的是跟著會記載當時的宗教情況,就是「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不過好快就轉到去曠野的記載,就是上帝的話臨到曠野的約翰。

如果站在當時人的角度,正常來說,上主的話應該臨到聖殿,而臨到曠野,會令人想起昆蘭群體,什麼是昆蘭群體,大約於主前140年左右,稱為馬加比時期,即是猶太人有一段時間獨立自治的時期,但不論政治及宗教都十分腐敗,於是有一班人決定退隱到昆蘭曠野,建立一個小型社群。

而隨著死海古卷的發現及研究,學者認為施洗約翰好可能也是昆蘭群體,因為昆蘭群體的講論都強調末後的審判,也是責備當時猶太社會中的宗教領袖。重視“活水”的潔淨禮儀,都是與悔改洗罪有關,而且按約翰福音記載,施洗約翰是有門徒的。這樣作者這樣的鋪陳,很可能是反映耶路撒冷宗教領袖的敗壞。

按照經文的繼續的脈絡,見到有猶太的百姓是願意主動走到去曠野,接納另類的神聖的操練,而約翰對前來的猶太群眾的描述和宣講亦極其嚴厲,例如罵他們「毒蛇的種類」,此後路加記載有關約翰和前來接受洗禮者的對話,亦是四卷福音書中獨有的資料,這些材料的運用我曾經提及過,作者是一個關注弱勢,「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並且顯示路加福音另一個的重點是「信仰與現實生活的關係」,路加筆下所表述的信仰並不僅僅是個人心靈的滿足或慰藉,更是有實際的生活和社群的意義。

我個人對甦靈教會弟兄姊妹的認識, 我認為路加對施洗約翰的敘事,尤其是約翰的教訓、榜樣很值得我們參考及借鏡。

首先,假如我們假定了約翰就是昆蘭群體的其中一個群體的話, 我們的教會的成立就是對建制教會的不滿,並且,我們的組成就是要建立我們與聖經的對話及實踐。按我的觀察, 大家幾滿足於現狀, 但我認為,首先,我們當效法施洗約翰多些操練,身體與靈性也重要, 此外,走出教會服侍社區,之前我們有提過,當然,我們不用效法別的教會辦橋底崇拜,具體是什麼,我們需要按我們的處境再去考量,否則,信仰很容易會停留在頭腦上。

求上主垂顧我們,誠心所願。

(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