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筆記】耶穌出道的第一件事——挑釁(路四14-29)

14 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回到加利利;他的名聲就傳遍了四方。 15 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 16 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 17 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

18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19 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20 於是把書捲起來,交還執事,就坐下。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 21 耶穌對他們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22 眾人都稱讚他,並希奇他口中所出的恩言;又說:「這不是約瑟的兒子嗎?」

23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必引這俗語向我說:『醫生,你醫治自己吧!我們聽見你在迦百農所行的事,也當行在你自己家鄉里』」; 24 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 25 我對你們說實話,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 26 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裡去,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裡去。 27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

28 會堂裡的人聽見這話,都怒氣滿胸, 29 就起來攆他出城(他們的城造在山上);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30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

故事由「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的開始,到「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作結。我們要問,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問題是因為他在家鄉嗎?

是因為以賽亞書刺中了他們嗎?

是因為耶穌挑釁了群眾。

當耶穌宣佈禧年來臨的時候,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以為他們有份;到耶穌引以利亞、以利沙故事的時候,耶穌其實是在說「你們無份,因為你們由祖宗開始都係拒絕先知」。現在,可以解釋耶穌講以賽亞書的用意了。會堂的人以為禧年會降臨在他們身上,壓迫者羅馬會退去。但耶穌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其實是希望他們將改變帶來,但他們聽不懂(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耶穌沒有和他們解釋,一跳就跳過講他們的本質,所以他們就想推耶穌落山。

wisdom here.

  1. 在聽道的時候,如果你唔係諗緊要改變果個係你自己,u r very much screwed.
  2. 禧年,是要人放下自身利益來使之發生的。
  3. 教會既要成為先知,也不要忘了要製造人間禧年。

【講道筆記】施洗約翰的啟迪(路3-15-17, 21-22)

百姓指望基督來的時候,人都心裏猜疑,或者約翰是基督。約翰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他手裏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15-17)

眾百姓都受了洗,耶穌也受了洗。正禱告的時候,天就開了,聖靈降臨在他身上,形狀彷彿鴿子;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21-22)

各位,今日係顯現後的第一主日,教會傳統上也是基督領洗日,在整個顯現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乃是上主藉著基督,向所有人啟示他自己。而以「基督領洗」作一個年的開始可謂十分合適,因耶穌在傳道前所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到約旦河領洗。

而這件事的重要性是在於展開了耶穌在世上彰顯上主工作的序幕!在耶穌受洗時,是得著從天而來的確認,就是「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其實耶穌的受洗有很多東西可以講,例如可以講耶穌的人性,也可以講聖靈。

在三卷福音書中講及耶穌的受洗,都與施洗約翰連在一起,所以我今日會將焦點較多放在施洗約翰身上。路加福音第三章介紹施洗約翰出場時,較為仔細地交待施洗約翰時期的政治情況。

就是「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 (路3:1)這裡提及的提庇留是計奧古斯都繼任羅馬皇帝的君主,他在位時間約二十多年(公元14-37年),而路加福音第3章所記載的在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的一年,大約在公元29或30年間發生,而且也很仔細地記載不同階級的領袖,如「本丟‧彼拉多作猶太總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區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路加如此表達的目的並不單單在於提供歷史的參照點,而且突顯上帝的介入和工作是在實際的歷史中發生,但又不像普通人的想法是要依賴人間的力量和權勢。

當然這些部份的政治人物其後與耶穌及施洗約翰都有張力產生,更重要的是跟著會記載當時的宗教情況,就是「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不過好快就轉到去曠野的記載,就是上帝的話臨到曠野的約翰。

如果站在當時人的角度,正常來說,上主的話應該臨到聖殿,而臨到曠野,會令人想起昆蘭群體,什麼是昆蘭群體,大約於主前140年左右,稱為馬加比時期,即是猶太人有一段時間獨立自治的時期,但不論政治及宗教都十分腐敗,於是有一班人決定退隱到昆蘭曠野,建立一個小型社群。

而隨著死海古卷的發現及研究,學者認為施洗約翰好可能也是昆蘭群體,因為昆蘭群體的講論都強調末後的審判,也是責備當時猶太社會中的宗教領袖。重視“活水”的潔淨禮儀,都是與悔改洗罪有關,而且按約翰福音記載,施洗約翰是有門徒的。這樣作者這樣的鋪陳,很可能是反映耶路撒冷宗教領袖的敗壞。

按照經文的繼續的脈絡,見到有猶太的百姓是願意主動走到去曠野,接納另類的神聖的操練,而約翰對前來的猶太群眾的描述和宣講亦極其嚴厲,例如罵他們「毒蛇的種類」,此後路加記載有關約翰和前來接受洗禮者的對話,亦是四卷福音書中獨有的資料,這些材料的運用我曾經提及過,作者是一個關注弱勢,「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並且顯示路加福音另一個的重點是「信仰與現實生活的關係」,路加筆下所表述的信仰並不僅僅是個人心靈的滿足或慰藉,更是有實際的生活和社群的意義。

我個人對甦靈教會弟兄姊妹的認識, 我認為路加對施洗約翰的敘事,尤其是約翰的教訓、榜樣很值得我們參考及借鏡。

首先,假如我們假定了約翰就是昆蘭群體的其中一個群體的話, 我們的教會的成立就是對建制教會的不滿,並且,我們的組成就是要建立我們與聖經的對話及實踐。按我的觀察, 大家幾滿足於現狀, 但我認為,首先,我們當效法施洗約翰多些操練,身體與靈性也重要, 此外,走出教會服侍社區,之前我們有提過,當然,我們不用效法別的教會辦橋底崇拜,具體是什麼,我們需要按我們的處境再去考量,否則,信仰很容易會停留在頭腦上。

求上主垂顧我們,誠心所願。

(大夫)

【講道筆記】少年耶穌(路二41-52)

少年耶穌,是路加獨有的記載。

路加的寫作意圖

這段落的寫法,明顯參考童年撒母耳,今天的舊約經課正是這段。請看以下比較:

  • 馬利亞尊主頌(Luke 1:46–55)vs 哈拿之歌(1 Samuel 2:1–10)
  • 孩子撒母耳漸漸長大,耶和華與人越發喜愛他。(1sam2:26)vs
    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luke2:52)
  • 耶穌震懾文士 vs 撒母耳在耶和華話語稀少的日子聽到神的聲音

除此之外,有學者認為《路加福音》的讀者是外邦人,而路加這樣的描寫,除了參考撒母耳,也是想令人聯想起凱撒奧古斯都(屋大維),他也同樣是少年時就顯出非凡的識見。無論如何,作者的意圖很明顯,是要讀者知道耶穌就如古今偉人,少年聰敏。

神的成長

亞流主義者(他們認為耶穌是半神)就以「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大造文章,指耶穌沒有可能是神,因為神有完未的智慧,以無可能「增長智慧」。但路加的少年耶穌並不是一開始就外掛全開,他是一個好的聆聽者,好學生多過一個挑戰者。他向宗教領袖學習。耶穌要「學習」這一點值得我們深思,完美的上帝在人間都需要學習,那麼有沒有可能他仍然在學習中?

[查經筆記]時常禱告,以量取勝?路十八章1-8

1 耶穌對他們講了一個比喻,教導他們要時常禱告,不可灰心。 2 他說:「某城有個法官,既不敬畏神,也不尊重人。 3 那城裏有一個寡婦,常常到法官那裏,說:『請為我向我的對頭討個公道。』
4 「有好一段時間法官都不肯,但後來他心裏說:『雖然我不敬畏神,也不尊重人, 5 只因這寡婦不斷煩擾我,我就為她討個公道吧,免得她終日不斷攪擾我。』」
6 主說:「你們聽聽這不義的法官所說的話。 7 神所揀選的人日夜呼喊他,難道他會延遲不給他們討回公道嗎? 8 我告訴你們,他很快就要為他們討回公道。不過,人子來到的時候,他在地上找到這樣的信心嗎?」(路加福音18章1-8節,新漢語譯本)

經文作者先從結論講起,主耶穌今次的比喻是要教人「時常禱告,不可灰心」(18:1),然後第2至第7節的對比也十分清晰,就是連一個邪惡的法官都會因為怕人煩而履行職務(18:2-5) ,更何況是滿有公義慈愛的上帝,祂必定會回應日夜哀祂求的人(18:6-7)。這段經文的教導簡單直接,適合各大小教會做講道信息和主日學,是次查經筆記可以圓滿結束了。
……………………..
……………
……
但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這段看似清晰的經文,卻隱藏著三條信徒經常要面對的問題。第一,上帝真的有為患難中的人及時主持公道嗎?第二,我們的禱告要以數量取勝,多求多應允?第三,耶穌在第八節的說話,是希望我們保持信心等他回來,定還是立flag預言到主再來的時候,人類已經不再對神擁有信心?

當我們從第一條問題的角度去察看經文,就會發現經文並沒有想像中的清楚明確。查經當晚,小弟先入為主認定了寡婦必有莫大冤情,法官必需為她討回公道。聖經有大量教導叫我們要對孤兒寡婦伸出援手,但同時也明確指出審判的不能偏袒窮人(利19:15)。在今次的比喻中,我們看到呼求的是寡婦,但我們其實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她有個「對頭人」,我根本沒有證據說明她有莫大冤情。世上有很多苦難,很多人日夜呼喊,渴望公義會臨到他們身上。在一些是非黑白分明的問題上,例如是神職人員性侵小孩等案件,我認為這些小孩絕對是無辜的受害者,他們也有信仰背景,應該有不斷祈求上帝保護,但上帝卻沒有及時阻止悲劇發生。我必須向讀者們致歉,這等苦難問題我還未有答案能供給大家參考,所以我暫時未有資格處理這個問題。但回看經文,我們也許可以反思第二種可能性,就是這個寡婦的案件未必是冤情。假設這只是和對頭人有理說不清的糾紛呢?好像有時我們看到一些教會內的糾紛,自稱受害人的叫苦連天、懇求公義,可是他的對頭人卻同樣自稱苦主。有時我們難以得知誰大話連編、誰沉冤待雪,甚至乎當我們仔細研究其糾紛原因後,居然發現令這些苦主哀哭切齒的起因不過是一些雞毛蒜皮之事,看似大是大非的問題原來只是小心病滾成雪球,這實在令人哭笑不得。在一些令人痛心疾首的苦難問題上,我們不知道為何上帝的審判未有及時到來,我們只能默默等待,繼續相信。但如果這段經文所說的審判,只是對應上述情況的糾紛,那麼遲來的審判就十分合理。當我們認為自己處於苦難,有冤無路訴時,也許這未必是事實。假設我們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漠視自己對他人所造成的傷害,看不到自己的責任,所謂的冤情原來只是一場鬧劇,那麼上帝的確沒有必要優先處理我們的問題。但經文卻保證上帝必定會給我們一個公義的判決,問題總會被解決,我們的對頭人會得到他應有的懲罰或寬恕,而我們也會吃下自己種的果。那麼等待上帝判決的時間就有多一重意義:我們不斷對祂呼喊,同時思考自己的申訴是否合宜、對方是否真的十惡不赦、彼此的問題是否嚴重到要向上帝咀咒對方等等,不斷與上帝溝通,三省吾身。

第二條問題比上面的苦難問題容易處理,因為經上關於祈禱的教導都十分清晰。就看看連接着是次經文的路加福音18章9-14節,同樣是一個兩者對比的比喻。比喻中的法利賽人因為自以為義而祈禱感謝上帝,他說自己品格高尚,不欺壓人,還經常禁食和奉獻。相比之下,稅吏的祈禱就只有在上帝面前痛哭認罪,求主幫助。假設法利賽人所言屬實,那麼他的確是個常人指標的好人,也做到時常禱告。法利賽人說自己行為良好,不像這個稅吏(18:11),也就說明這個稅吏的行為與前者完全相反,壞事做盡。但結果又怎樣呢?主耶穌更看重這個壞人的祈禱,而時常禱告的法利賽人卻沒有得到讚賞。時常禱告未必能討主喜悅,不能只重量不重質。地上沒有義人,一個也沒有,就算公義如約伯,也沒有資格以自己的義和上帝的義作比較當面對質,更何況是這個心高氣傲的法利賽人,在上帝面前自稱為義實屬輕看上帝對公義的標準,根本是自取滅亡。在這裏我需要補充一點,雖然耶穌更加欣賞稅吏的禱告,但單單認罪求救也未必能令一個惡人成為義人,因為耶穌只是說稅吏比法利賽人「算為義」(18:14),沒有說他能進天國,也許謙卑的祈禱只是基本要求。最後,雖然耶穌重視祈禱的質素,但不代表我們可以漠視數量,質和量不是二元對立,否則時常禱告的教導就沒有意義了。人為何要時常禱告?寡婦要時常呼喊,煩到連個狗官都不得不回應,但對着全能全知的上帝,我們就算不煩祂,祂都必定知道我們的需要,也承諾總會主持公道。如果不是為了煩上帝、提醒上帝的話,我們到底為何要日夜呼喊呢?比喻中的法利賽人時常祈禱,可能是重視傳統、或單單為了證明自己是義人,這是反面教材,去到我們現今世代也是如此,就算不斷搞大型福音佈道祈禱會也好,再頻密、再多人也好,缺少核心價值也是徒然。稅吏比法利賽人做得多的不只是謙卑,他同時知道自己活在痛苦當中,需要被上帝拯救。回看路加福音第10章的撒馬利亞人比喻,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10:29),耶穌卻反問他「誰是那落在強盜手中的人的鄰舍」(10:36),這句說話其實已經是比喻的其中一個重要教導。律法師自視甚高,特登去挑戰耶穌無非是因為深信自己已經掌握了信仰的奧秘,但耶穌卻把他的視點從尊貴的律法師拉低至落在強盜手中的人,因為只有清楚明白自己是受害者的人,才能參透到信仰的奧秘。知道自己是罪人、知道自己活在痛苦當中,才會渴望被拯救,明白這份愛的可貴,會不斷對上帝求救。原來時常禱告、日夜呼喊,不過是人類應有的自然反應,就是被人打時總會識得叫痛叫救命。

最後,要處理第三條問題,首先要搞清楚耶穌所指的信心是什麼。假設我之前的論點成立,時常禱告就是識得嗌痛的話,那麼信心就是相信上帝終會拯救我們。然而,識得嗌痛並沒有想像中咁簡單。回看二戰歷史中的教訓,在進入毒氣倉之前勇於反抗納粹黨的猶太人寥寥可數。更可悲的是,當時有不少猶太人社團的高層幫助納粹黨送自己的族人進集中營,被送的也乖乖接受排隊上車,逃避現實不敢想像自己最終真的會被屠殺。當痛苦去到一個點,人往往會不敢去面對,也不再有動力去求救或反抗,甚至乎會迫自己默默接受痛苦,拒絕抱持希望以免繼續失望。去到今時今日一個比較和平的世代,當然我們每日面對的痛苦不能和集中營相比,但我們的意志卻是同樣地被消磨。每當社上會有離譜的事情發生,大眾第一反應不再是嗌救命,而是口頭禪式的「係咁㗎啦」,甚至乎會認同加害者的一方。為了減輕痛苦,我們選擇了無視痛苦。雖然教會總會有零碎聲音為世上的苦難禱告,求主的公義得彰顯,甚至乎挺身而出,但選擇無視苦難的人卻佔大多數,更有人為脫離苦難而加入加害者的一方。返教會好像已經不再是為了準備迎接主再來,明明主再來的日子連人子也不知道,但大家好像不再期待了,彷彿認定在自己有生之年也不會發生一樣。社會上的苦難問題層出不窮,多到令大眾的情感已經反應不來甚至厭倦思考,這種社會風氣導致成功神學掘起,信徒着眼於虛空的名成利就,為了生活習慣無視苦難,逐漸忘記自己依然活在罪和痛苦當中,忘記自己是受害人、是等待救贖的人,自然不再日夜呼喊了。到主再來的日子,到底我們還有信心、還會識得嗌救命嗎?

文: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