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筆記】耶和華用心眼看(撒上十六1-13)

16:1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預定一個作王的。」
16:2 撒母耳說:「我怎能去呢?掃羅若聽見,必要殺我。」耶和華說:「你可以帶一隻牛犢去,就說:『我來是要向耶和華獻祭。』
16:3 你要請耶西來吃祭肉,我就指示你所當行的事。我所指給你的人,你要膏他。」
16:4 撒母耳就照耶和華的話去行。到了伯利恆,那城裡的長老都戰戰兢兢地出來迎接他,問他說:「你是為平安來的嗎?」
16:5 他說:「為平安來的,我是給耶和華獻祭。你們當自潔,來與我同吃祭肉。」撒母耳就使耶西和他眾子自潔,請他們來吃祭肉。
16:6 他們來的時候,撒母耳看見以利押,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
16:7 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16:8 耶西叫亞比拿達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說:「耶和華也不揀選他。」
16:9 耶西又叫沙瑪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說:「耶和華也不揀選他。」
16:10 耶西叫他七個兒子都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說:「這都不是耶和華所揀選的。」
16:11 撒母耳對耶西說:「你的兒子都在這裡嗎?」他回答說:「還有個小的,現在放羊。」撒母耳對耶西說:「你打發人去叫他來;他若不來,我們必不坐席。」
16:12 耶西就打發人去叫了他來。他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耶和華說:「這就是他,你起來膏他。」
16:13 撒母耳就用角裡的膏油,在他諸兄中膏了他。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撒母耳起身回拉瑪去了。

這篇筆記會很簡短,因為要解釋的並不太多。

第一個值得留意的撒母耳。這個老路縱橫的撒母耳,和孩童時「請說,僕人敬聽」的撒母耳已經是兩個人。在這個故事中,他多了很多自己的意見,例如他其實喜歡掃羅,所以對上帝廢掃羅,其實頗有意見;又例如他自己心裡認為以利押(大衛大佬)是神的受膏者。但是,有意見還有意見,聽話還聽話,撒母耳最後還是那個聽上帝話的先知。

我地其實都係咁。至少,在多多意見一點上,我們的確多意見。撒母耳係一個理想既榜樣,佢照講出佢既憂慮,意見,然後由上帝負責解決那些難題。當然最後佢係順服啦。但撒母耳有一件事是我們學不來的,他能輕鬆聽到神和他說話。well…

第二點。「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這句金句很容易帶來一種誤會,就是上帝只談內心,不談「外貌」,而我們對外貌的引申,就是總總客觀條件。即是說,這句經文常常用來合理化「只要有心就好,不要看條件」,甚至認為看條件就是錯。根據李思敬的解釋,這句經文應譯為

「人用眼睛看;耶和華用心看。」

「耶和華用心看」與「耶和華是看內心」雖然很似,但意思就很不同。第一,「耶和華用心看」並沒有否定神也會看條件(即表象)。而我大膽推斷,如果譯做「耶和華用心眼看」就能更清楚表達人和神的分別。人看到表象,神穿透事情的表面,看到核心。然而,這又是不是只有神才做到的呢?未別。

「用心眼才能看清世界」並非基督教獨有的想法,這是世界各地都流傳的民間智慧。在此借韓麗珠的講法——「心眼在哪裏?如果眼睛只是一個隱喻,看見指的是,透徹地看到事物的本質、人們行事的底蘊,以及真心或私心」

要用心眼「看」人,其實是要「聽」,聆聽人內心的微聲,聆聽人不說出口的吶喊。其實,聆聽神,也許更易,因為神的心聲,都寫了在聖經,你要是肯讀,就大概能聽到七七八八。人的心,比神更難聽得懂。

【查經筆記】阿哈王的結局(王上廿二1-40)

22 亞蘭國和以色列國三年沒有爭戰。 2 到第三年,猶大王約沙法下去見以色列王。 3 以色列王對臣僕說:「你們不知道基列的拉末是屬我們的嗎?我們豈可靜坐不動,不從亞蘭王手裡奪回來嗎?」 4 亞哈問約沙法說:「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嗎?」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我的馬與你的馬一樣。」 5 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請你先求問耶和華。」

6 於是以色列王招聚先知,約有四百人,問他們說:「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們說:「可以上去,因為主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 7 約沙法說:「這裡不是還有耶和華的先知,我們可以求問他嗎?」 8 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還有一個人,是音拉的兒子米該雅,我們可以託他求問耶和華。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約沙法說:「王不必這樣說。」 9 以色列王就召了一個太監來,說:「你快去,將音拉的兒子米該雅召來。」 10 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約沙法在撒馬利亞城門前的空場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們面前說預言。 11 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造了兩個鐵角,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用這角牴觸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 12 所有的先知也都這樣預言說:「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勝,因為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13 那去召米該雅的使者對米該雅說:「眾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 14 米該雅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耶和華對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 15 米該雅到王面前,王問他說:「米該雅啊,我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回答說:「可以上去,必然得勝,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16 王對他說:「我當囑咐你幾次,你才奉耶和華的名向我說實話呢?」 17 米該雅說:「我看見以色列眾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華說:『這民沒有主人,他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各歸各家去。』」 18 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豈沒有告訴你,這人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嗎?」 19 米該雅說:「你要聽耶和華的話!我看見耶和華坐在寶座上,天上的萬軍侍立在他左右。 20 耶和華說:『誰去引誘亞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陣亡呢?』這個就這樣說,那個就那樣說。 21 隨後有一個神靈出來,站在耶和華面前,說:『我去引誘他。』 22 耶和華問他說:『你用何法呢?』他說:『我去,要在他眾先知口中作謊言的靈。』耶和華說:『這樣,你必能引誘他,你去如此行吧!』 23 現在耶和華使謊言的靈入了你這些先知的口,並且耶和華已經命定降禍與你。」 24 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前來,打米該雅的臉,說:「耶和華的靈從哪裡離開我與你說話呢?」 25 米該雅說:「你進嚴密的屋子藏躲的那日,就必看見了。」 26 以色列王說:「將米該雅帶回,交給邑宰亞們和王的兒子約阿施,說 27 王如此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裡,使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來。」 28 米該雅說:「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來,那就是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話了」;又說:「眾民哪,你們都要聽!」

29 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約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 30 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要改裝上陣,你可以仍穿王服。」以色列王就改裝上陣。 31 先是亞蘭王吩咐他的三十二個車兵長說:「他們的兵將,無論大小,你們都不可與他們爭戰,只要與以色列王爭戰。」 32 車兵長看見約沙法,便說:「這必是以色列王!」就轉過去與他爭戰,約沙法便呼喊。 33 車兵長見不是以色列王,就轉去不追他了。 34 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王對趕車的說:「我受了重傷,你轉過車來,拉我出陣吧!」 35 那日,陣勢越戰越猛,有人扶王站在車上,抵擋亞蘭人。到晚上,王就死了,血從傷處流在車中。 36 約在日落的時候,有號令傳遍軍中,說:「各歸本城,各歸本地吧!」 37 王既死了,眾人將他送到撒馬利亞,就葬在那裡; 38 又有人把他的車洗在撒馬利亞的池旁(妓女在那裡洗澡),狗來舔他的血,正如耶和華所說的話。 39 亞哈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所修造的象牙宮,並所建築的一切城邑,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40 亞哈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亞哈謝接續他作王。

  1. 亞哈是《列王紀》其中一大「奸角」,以色列史上最差的王之一。他的對手是偉大又有威能的先知以利亞。
  2. 這段經文可分為三大段落——
    1. 1-5 開戰的背景
    2. 6-28 先知間的爭論
    3. 29-40 戰事和亞哈的結局
  3. 中段「先知間的爭論」是很喜劇性(comical)的,這段重複的元素有真先知、假先知、真預言、假預言,鋪排出來是這樣:
    1. 假先知,假預言。然後亞哈想聽真先知點講。
    2. 真先知,假預言。然後亞哈知道佢玩野。
    3. 真先知,真預言。亞哈知道佢講真話。
    4. 然後,真先知講出假先知的假預言是上帝放在他們口的。
    5. 亞哈最終選擇唔聽真先知的真預言,去打仗。
  4. 這裡想表達的,是亞哈最終選擇了滅亡。在先知鬥法的一段,真先知米該雅說「耶和華已經命定降禍與你」,但其實亞哈還有機會作最後悔改。他選擇了出戰,就是明明地無視先知之言。
  5. 打仗一段想加強上帝審判不能逃避的信息。
    1. 猶大王約沙法穿了「王服」,相當易認,但他確實幸運地逃過了追殺。
    2. 以色列王亞哈喬裝了,扮成一般士兵希望逃過一劫,但「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就死了。
    3. 兩王相比,就清楚知道那是不可抗拒,不能逃避的審判。
  6. 如果考慮更廣闊的上下文,你就會留意到亞哈的死法是以利亞之前預言過的(狗要舔他的血)。這點也是加強不可抗拒的上主旨意。
  7. 所有審判,都不會是特如其來飛來橫禍。所有審判發生之前,都有充分的警告,回轉機會。但人類總是選擇錯。那麼,滅亡後就只能說一句 I told you so. 這也是先知的無奈。無獨有偶,真先知總是不受權貴歡迎,他們只能勸諫,但不能作出改變國運的決定。先知是悲哀的,因為國家的共業,他們也要一併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