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文】流感肆虐,校園欺凌

2019年1月27日(顯現期第三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全能萬有的主上帝,我們敬畏祢,因為祢是醫治者。我們向祢日夜呼喊,求祢使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

香港本應是一個先進的城市,但當我們走進公立醫院,就會看到猶如難民營一般的狀況,在流感高峰期更是慘不忍睹。醫護人員忙得透不過氣,病房的床位一加再加,病床排到出走廊,水洩不通的環境令衛生情況變得更惡劣,危急的病人也因人手不足而必須長期等候。此時此刻,政府的紓緩措施,就是找來一班明星拍片為醫護人員打氣,這根本是精神虐待,要迫到他們過勞死。上主,求祢憐憫香港醫療制度下的受害者,醫治危難中的病人,保守醫護人員的身體和心靈健康,記念我們身邊一些同為醫護人員的弟兄姊妹家人朋友。求祢審判那些明知香港醫療系統已經不勝負荷,卻寧願把金錢投進勞民傷財的基建,遲遲不願撥款增加醫院資源的貪官污吏。求你引領參與了申訴大會的醫護人員,帶領他們取得勝利,保守他們不受高層和高官打壓。

近日馬鞍山一間中學涉嫌發生集體欺凌事件,一名學生被七名同學用椅子壓在地上,對其作出令人髮指的行為。根據接受媒體訪問的舊生所講,這種情況經常發生,老師只會隻眼開隻眼閉,未曾認真處理事情,而最令人心寒的是,事件被公布後,校方居然發聲明指這只是過火的嬉戲,不涉及欺凌成份。警方目前已展開調查,拘捕了八名涉案學生。作為外人,我們不知事件的真相。祈求上主的公義臨到今次事件,因為祢把事情的真相都看在眼裏,求你鑒察聲稱對校園欺凌事件零容忍的校方和教育局,迫使他們對公眾作出合理交代,切實執行能防止欺凌的措施。求主安慰今次事件的受害者,審判罪有應得者。

禱告奉主名求,聖子,聖父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門。

撰文:W
圖;星島日報

【講道筆記】耶穌出道的第一件事——挑釁(路四14-29)

14 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回到加利利;他的名聲就傳遍了四方。 15 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 16 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 17 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

18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19 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20 於是把書捲起來,交還執事,就坐下。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 21 耶穌對他們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22 眾人都稱讚他,並希奇他口中所出的恩言;又說:「這不是約瑟的兒子嗎?」

23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必引這俗語向我說:『醫生,你醫治自己吧!我們聽見你在迦百農所行的事,也當行在你自己家鄉里』」; 24 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 25 我對你們說實話,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 26 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裡去,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裡去。 27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

28 會堂裡的人聽見這話,都怒氣滿胸, 29 就起來攆他出城(他們的城造在山上);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30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

故事由「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的開始,到「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作結。我們要問,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問題是因為他在家鄉嗎?

是因為以賽亞書刺中了他們嗎?

是因為耶穌挑釁了群眾。

當耶穌宣佈禧年來臨的時候,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以為他們有份;到耶穌引以利亞、以利沙故事的時候,耶穌其實是在說「你們無份,因為你們由祖宗開始都係拒絕先知」。現在,可以解釋耶穌講以賽亞書的用意了。會堂的人以為禧年會降臨在他們身上,壓迫者羅馬會退去。但耶穌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其實是希望他們將改變帶來,但他們聽不懂(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耶穌沒有和他們解釋,一跳就跳過講他們的本質,所以他們就想推耶穌落山。

wisdom here.

  1. 在聽道的時候,如果你唔係諗緊要改變果個係你自己,u r very much screwed.
  2. 禧年,是要人放下自身利益來使之發生的。
  3. 教會既要成為先知,也不要忘了要製造人間禧年。

【禱文】政府無情,老人無助

2019年1月20日(顯現期第二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聖潔、仁愛、公義的主,我們同心向祢禱告。

上主,祢教導我們要顧念弱勢。然而,港共政權卻以增加生產力為由,將一群本是需要社會補助的長者再次推到勞動市場之中。我們為著這一群曾經為香港貢獻自己,遭到年月的磨蝕已經沒有能力再工作的人禱告,求主補足他們日常生活的所需,讓他們能夠擁有老年人應得的尊嚴。

上主,香港正值流感的高峰期,不少幼稚園都有不同程度的疫情爆發。求主保守年幼的學童的健康,特別在幼稚園停課期間,家長們需要額外安排照顧學童,求主記念。這邊廂香港面對流感時,在北方的中国卻不斷的隱瞞豬瘟。中国政權一直以來漠視人命的價值,以社會穩定比人民的健康更為重要。惡者的行為,我們求主以相應的代價報在他們身上。我們亦求主記念疫情的發展,百姓不致受到惡者的行為而有所傷害。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WYH
圖:網絡

【講道筆記】施洗約翰的啟迪(路3-15-17, 21-22)

百姓指望基督來的時候,人都心裏猜疑,或者約翰是基督。約翰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他手裏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15-17)

眾百姓都受了洗,耶穌也受了洗。正禱告的時候,天就開了,聖靈降臨在他身上,形狀彷彿鴿子;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21-22)

各位,今日係顯現後的第一主日,教會傳統上也是基督領洗日,在整個顯現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乃是上主藉著基督,向所有人啟示他自己。而以「基督領洗」作一個年的開始可謂十分合適,因耶穌在傳道前所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到約旦河領洗。

而這件事的重要性是在於展開了耶穌在世上彰顯上主工作的序幕!在耶穌受洗時,是得著從天而來的確認,就是「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其實耶穌的受洗有很多東西可以講,例如可以講耶穌的人性,也可以講聖靈。

在三卷福音書中講及耶穌的受洗,都與施洗約翰連在一起,所以我今日會將焦點較多放在施洗約翰身上。路加福音第三章介紹施洗約翰出場時,較為仔細地交待施洗約翰時期的政治情況。

就是「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 (路3:1)這裡提及的提庇留是計奧古斯都繼任羅馬皇帝的君主,他在位時間約二十多年(公元14-37年),而路加福音第3章所記載的在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的一年,大約在公元29或30年間發生,而且也很仔細地記載不同階級的領袖,如「本丟‧彼拉多作猶太總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區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路加如此表達的目的並不單單在於提供歷史的參照點,而且突顯上帝的介入和工作是在實際的歷史中發生,但又不像普通人的想法是要依賴人間的力量和權勢。

當然這些部份的政治人物其後與耶穌及施洗約翰都有張力產生,更重要的是跟著會記載當時的宗教情況,就是「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不過好快就轉到去曠野的記載,就是上帝的話臨到曠野的約翰。

如果站在當時人的角度,正常來說,上主的話應該臨到聖殿,而臨到曠野,會令人想起昆蘭群體,什麼是昆蘭群體,大約於主前140年左右,稱為馬加比時期,即是猶太人有一段時間獨立自治的時期,但不論政治及宗教都十分腐敗,於是有一班人決定退隱到昆蘭曠野,建立一個小型社群。

而隨著死海古卷的發現及研究,學者認為施洗約翰好可能也是昆蘭群體,因為昆蘭群體的講論都強調末後的審判,也是責備當時猶太社會中的宗教領袖。重視“活水”的潔淨禮儀,都是與悔改洗罪有關,而且按約翰福音記載,施洗約翰是有門徒的。這樣作者這樣的鋪陳,很可能是反映耶路撒冷宗教領袖的敗壞。

按照經文的繼續的脈絡,見到有猶太的百姓是願意主動走到去曠野,接納另類的神聖的操練,而約翰對前來的猶太群眾的描述和宣講亦極其嚴厲,例如罵他們「毒蛇的種類」,此後路加記載有關約翰和前來接受洗禮者的對話,亦是四卷福音書中獨有的資料,這些材料的運用我曾經提及過,作者是一個關注弱勢,「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並且顯示路加福音另一個的重點是「信仰與現實生活的關係」,路加筆下所表述的信仰並不僅僅是個人心靈的滿足或慰藉,更是有實際的生活和社群的意義。

我個人對甦靈教會弟兄姊妹的認識, 我認為路加對施洗約翰的敘事,尤其是約翰的教訓、榜樣很值得我們參考及借鏡。

首先,假如我們假定了約翰就是昆蘭群體的其中一個群體的話, 我們的教會的成立就是對建制教會的不滿,並且,我們的組成就是要建立我們與聖經的對話及實踐。按我的觀察, 大家幾滿足於現狀, 但我認為,首先,我們當效法施洗約翰多些操練,身體與靈性也重要, 此外,走出教會服侍社區,之前我們有提過,當然,我們不用效法別的教會辦橋底崇拜,具體是什麼,我們需要按我們的處境再去考量,否則,信仰很容易會停留在頭腦上。

求上主垂顧我們,誠心所願。

(大夫)

【禱文】香港官員失職,中共迫害維族

2019年1月13日(顯現期第一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上帝的子民哪,你們要將榮耀、能力歸給耶和華,都歸給耶和華!要將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敬拜神聖榮耀的耶和華。」詩29:1-2

大有能力、聲音滿有威嚴的耶和華啊,我們在這被毒霧籠罩的香港,切切地獻上我們的禱告。

即使在中美貿易戰大環境之下,香港還是糾纏在自身的問題上,如紅磡沙中線、國歌法、野豬出沒等,徒然忙碌。然而,一些更為基本、牽涉生存的問題,如提高綜援申請門檻,及非洲豬瘟疫情等,卻相對乏人問津。事有緩急輕重,求主懲罰疏於職守的官僚,保守港人的性命財產。

我們為維吾爾族及其土地上的人,也為在中國被迫害的教會,向叫被擄者得釋放、讓受欺壓的得自由的上帝禱告。中共在維吾爾族人的土地上,肆意羞辱維吾爾人,禁止其宗教、迫禁吃豬肉的回教徒破戒食豬,設立集中營壓迫人們,更以各種荒唐的理由掩蓋自身的惡行。求主憐憫失去人身自由的維吾爾族,像憐憫在埃及為奴的以色列,拯救他們,伸手剪除為惡的中共政權。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門。

撰文:坤子
圖:網絡

查經心法(敘事篇)

這篇文的目的,是希望幫助帶查經的人,怎樣在沒有準備之下,能夠帶領一次查經,而且有精彩的討論,美好的結果。

心態篇

查經不是單向的教導,是一班人互相討論而得的結果。用比喻說就是,不是一個大廚預備晚餐給一大班人,而且一班獵人去打獵然後一齊分吃。所以,帶領者的角色不是「教導」,而是「倡導」,令組員參與討論,協助解決疑難(未必是由帶領者提供答案),整理論點。所以,甦靈教會的查經,並不要求「預查」,帶領者也不一定要肩負提供答案的責任。

由於沒有預設立場,所以,查經中也對不同的理解持開放態度。無論是經文分段、對某些字詞的詮釋、神學觀點,均不設預設立場。哪麼,這是不是容許天馬行空?是和不是。我們鼓勵作出破格的想像,但有些準則是要守的,例如是基本的事實、歷史,還有就是經文的上下文是否和諧。

另外就是要容讓人不分享。無野講就無野講,有野講就有野講。不單是人有時無野講,我們也要接受有時揀的經文其實沒有甚麼 inspiring 的信息。有時候查的經文就只是單純的記載了一件事,沒有特別的神學要探究。我們不要跌落「經文一定有重大信息」的陷阱,有時,經文真係信息量很低,那就要由它,我們盡力理解了就是。

技術篇

由於查經似打獵,所以以下講的技術,不能死記,要活用,也不需要全部都用。

基本步驟,可以參考,然後我會逐個部份講。

決定上下文 > 進行分段 > 討論細節 > 整理結論

決定上下文

這部份看似不重要,但其他對查經很重要,因為經文總是在更大的脈絡當中。舉個例,馬可福音五章,這章包含「格拉森趕鬼」、「睚魯女兒復活」和「血漏婦人觸摸耶穌」三個故事,如果你只看血漏婦人觸摸耶穌,你就會看漏它怎樣在睚魯女兒復活的故事中發揮作用。所以我們要決定究竟要看多少,敘事來說通常都會容易看到故事的始末,只是要看看相鄰的經文有沒有關連,有關連的話就要預留作參考或一併查。

分段

分段對敘事尤其重要,但是用的技巧卻很簡單,就是中學都會學到的文章分段技巧。敘事的話,可以用場景、事件、視點切換、情節來分段。分好段後要為每個分段落一個題目。有心思的分段題目應該有些一致。例如是「耶穌前往格拉森」「耶穌為人趕鬼」「耶穌打發他」等等,因為有一致性就可以見到故事的發展。當然,不一定要固定一個角色或者規範,要靈活。分段的目的,第一是要了解故事的脈絡,第二是要找出故事的結構。有些故事是有刻意的故事結構,「首尾呼應」,「事不過三」都是常見的手法,我們讀出來之後,就能對故事有更好的了解。

不過,分段一定要多做多練才會進步。

討論細節

一個故事要討論的事很多很多,以下是一些我們發問的方向,不一定要全部都討論,都是那一句,要靈活。

  • 討論故事中不明白的地方。
  • 討論故事中不合理的地方。
  • 討論故事結構中突出的地方。
  • 討論作者記載的意圖。
  • 討論這一段在書卷中位置的意義。
  • 討論原初讀者的讀後反應。
  • 討論重複的語句、概念。
  • 不斷對劇情問「為甚麼會這樣?」
  • 有限度地腦補經文沒有說的劇情。
  • 如果是福音書,討論對觀福音中不同記載(切忌 combine)
  • 討論那些劇情多筆墨,那些從略。
  • 討論當時風俗,經文和風俗有沒有不搭調。
  • 退後一步思考由口傳變換到成書中失落或加料的內容。

我諗如果傾得哂以上,就一定已經好歡樂。

整理結論

結論的方向不一定要是「應用」,想法應該是「經文在當時的意義」及至「經文對我們還有沒有甚麼意義」。請接受有時係會無乜意義。

【查經筆記】撒上18-19

分段

18章1-4節 深相契合,約拿單與大衛結盟
18章5-9節 眾百姓擁戴大衛什於掃羅,掃羅就怒視大衛。
18章10-16節 從 神那裡來的惡魔大大降在掃羅身上,掃羅仇殺大衛。
18章17-30節 掃羅設計,兩次以女兒為誘,要藉非利士人的手殺害他
19章1-7節 約拿單勸掃羅不要無故殺害大衛,自己取罪
19章8-10節 惡魔又降在掃羅身上,掃羅再次仇殺大衛,大衛逃走。
19章11-17節 米甲救大衛
19章18-24節 掃羅受感說話,一晝一夜露體躺臥。掃羅也列在先知中麼?
20章1-11節 大衛求助約拿單
20章12-23節 再立盟約,約拿單交待探聽和通報計劃
20章 24-29節 大衛失蹤,掃羅追問約拿單
20章 30-34節 掃羅怒責約拿單
20章 35-42節 大衛與約拿單泣別

結論

是次查經的經文原定為撒母耳記上18章至19章。 之後有意見認為要把20章一起研讀才會較為連貫。這兩種劃分會突顯不同的內容,從而影響到整個撒母耳記的釋經。

若果把18章到20章看成是一個整體,那麼經文就是講述約拿單和大衛的愛情和盟約。若果把18章到19章看成是由第8章開始民眾要立王到撒母耳另立新王的後續,那麼經文就是講述掃羅的故事,以及其失敗之原因。

這兩種劃分,不是互相排斥的。於我看來,約拿單和大衛對盟約執著,正好襯托出掃羅對上帝輕忽和隨意的本質。明顯地這都作者有意編排,要表達民眾所渴求的王就是如此不濟。

把掃羅描寫得一敗塗地呢,那是要鋪排說大衛會比掃羅更好嗎? 或許是,至少大衛看重掃羅乃上帝的受膏者,因而沒有殺害掃羅。這些都會在撒母耳記後面提及。然而這可能比較次要的。要明白撒母耳記以及這18-19章,不得不先看明白的是前邊一早在撒母耳記開始時己經寫下的結論,下面是相關經文的節錄:

「立王的事,是在我們的一切罪上又增加了這一件惡事」 (12章19節)
「其實,耶和華你們的神是你們的王」 (12章12節)
「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8章7節)
「現在,你們所揀選、所要求的王在這裡。看哪!耶和華已經立了一個王統治你們。」(12章13節)

所以從第13章到第19章,重心都是描述掃羅,眾人所求的王是那一個模樣。

經文解難

「因此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麼?」

在第19章末,經文描寫掃羅受感說話,其實類似情景己經在第10章出現過,那時掃羅剛從撒母耳受膏立,準備作王。作者故意把個情景重覆再寫,仿佛就把有關掃羅王的生平概括包裝起來。他開始作王時是怎樣,他作王之後又變成怎麼一個模樣。這應對作者本意,說明立王的事是如此不該的惡。

「掃羅轉身離別撒母耳,神就賜他一個新心。當日這一切兆頭都應驗了。掃羅到了那山,有一班先知遇見他, 神的靈大大感動他,他就在先知中受感說話。素來認識掃羅的,看見他和先知一同受感說話,就彼此說:基士的兒子遇見甚麼了?掃羅也列在先知中麼?那地方有一個人說:這些人的父親是誰呢?此後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麼?」(10章9-12節)

「從 神那裡來的惡魔大大降在掃羅身上? 」

掃羅的癲狂是神的旨意嗎? 是神藉惡魔加害掃羅嗎? 從16章14節,可以明白耶和華的靈只是主動離開掃羅。而不是耶和華主動擾亂他。從16章23節,知道掃羅的精神狀態不安定。「惡魔臨到掃羅身上」可能可以理解為描述對掃羅的現狀。傳統理解「從 神那裡來的惡魔」,是描述上帝的主權,惡魔是在上帝之下。

「耶和華的靈離開掃羅,有惡魔從耶和華那裡來擾亂他。」(16章14節)
「從 神那裡來的惡魔臨到掃羅身上的時候,大衛就拿琴用手而彈,掃羅便舒暢爽快,惡魔離了他。」(16章23節)

「約拿單的心與大衛的心深相契合」

從18章到20章,經文就像歌頌約拿單和大衛之間的BL故事,經文多次提及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整個20章更編排成一個山盟海誓、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約拿單死後,大衛甚至作詩: 「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撒下1章26節)」作者似乎是故意用詞曖昧。

我們沒辦法回到過去知道事實的全部,但我們可以想像出作者的可能意圖。而且作者之描述必然會對讀者做成具體效果:

  1. 借約拿單和大衛在上帝面前立約的堅定,襯托掃羅對上帝輕忽和隨意的本質
  2. 借約拿單愛大衛,以至把象徵王權的戰衣交到大衛,襯托掃羅眷戀王權過尊崇上主。
  3. 加強大衛繼承王權的合法性

另一方面,坊間有說約拿單和大衛他們的心深相契合,是盟約性的用詞,可能與婚姻有關。又有說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同性戀或者是所謂柏拉式的愛情。 我覺得此等問題之答案應該懸空。 事實是經文沒有明說,作者寫作意圖不在愛情,勉強確立他們的關係是不洽當的讀入。

應用

  1. 人怎如上帝? 要以上帝為上帝。
  2.  避免過於眷戀權位和工作,免落得如掃羅一樣的下場
  3. 重視盟約和誓言,知所進退。
  4. 其實在第三者含混的文字遊戲中,嘗試確定他人之間的愛情真偽,是多麼無聊的事。

文:太陽貓

【講道筆記】馬太版本的耶穌降臨(太二)

馬太描寫的耶穌來臨,帶給我很多煩惱。因為這故事主要是講耶穌來臨帶來了動盪不安,繼而有很多嬰孩因而死亡。但最令我感到困惱的,是馬太認為無論是屠殺或者是走難,都是為了要應驗先知所說的話。這故事沒有英勇的犧牲者,只有無辜被害死的嬰孩;東方博士,約瑟都是受到啟示而行動的人,並不存在道德選擇。

路加寫耶穌是寫「他是明日之星」,馬太寫耶穌是「應許之子」,是用猶太人的過去烘托出來的。我們要讀懂這段,就得接受馬太的前設--耶穌的來臨並不如傳統聖誕歌般和平嫻靜,彌賽亞的降臨有如摩西、耶利米,在壓逼中的救主。

這位在壓逼中降臨的救主,沒有神奇地阻止悲劇發生,壓逼持續,甚至耶穌自己也在壓逼中死亡,他的門徒也不斷被壓逼(直到後來變成壓逼者)。耶穌來,不是要終止這一切的嗎?

Now let see the bright side. 基督沒有一下子終結了悲劇,他將終結悲劇的力量和方法告訴了他的真門徒,而歷世歷代都有他的真門徒延續基督的使命,直到今日。

這段經文也告訴我們,歷史中只要神運行,就會對抗權力,權力就會設法消滅神的工作。這既是指標,也是提醒。當我們做神要我們做的事,是一定會有攔阻的,可能來自政權,但我認為更多時只要在生計上纏繞我們,就可以了。

【禱文】新一年的禱告

2019年1月6日(顯現日)崇拜公禱禱文

上主,新年開始,但舊事未過。為著周而復始的謬事,為著地上的黑暗,我們向祢禱告。

為去年多宗嚴重交通意外,我們向祢禱告。求祢止住這些無妄之災,叫道路使用者儆醒,顧己及人。亦求祢看顧因這些意外失去性命的人,而造成這些意外的人,求祢按祢的義進行審判。

為去年多名社會名人去世,我們禱告。當中有畢生為祢作工的,也有為社會奉獻一生的,亦有生前為虎作倀的。上主,願祢按祢的公義進行審判,行事誠實,一生作美事的,求祢永遠與他們同在;假冒為善,為虎作倀的,願祢的咒詛永遠臨到他們。

為去年落成或是進行中的的各項基建,如港珠澳大橋,高鐵,沙中綫等而鬧出的各種亂象和各樣醜聞,求祢審判。

為香港權貴有如井底之蛙的眼界,我們禱告。他們只顧看著「大灣區」而看不到世界局勢,只看到政權、利益而忘了祢。為香港因那些人而「全方位」與中共「溶合」,我們求祢憐憫,求祢拯救。求祢審判那些權貴的偽善。

為立法會補選鬧劇,我們禱告,求祢憐憫港人,審判政權和政客。

為林鄭月娥,鄭若驊,馬時亨等人,我們禱告。他們有的既要認祢作主,又要事奉不義的政權,有的則嚴人寬己,以權行惡,以法律為手段,剷除異見,庇護同黨。求祢按公義審判他們的言行,作惡的,願祢咒詛。

為一些教會因權鬥而沾污祢名,為很多教會仍然貪圖安逸和所謂發展而昧於時局,沒有作先知的角色,我們向祢禱告認罪。

為香港一年來甚無盼望,沒有一件美事發生,來年也不見得有任何改善,求祢憐憫。為港人比以前更冷漠,更唯利是圖,更沒有異象,求祢拯救。

為中共政權千方百計,巧立名目,以發展為名強奪世界各國的錢財資源,為中共沒有控制豬瘟疫情,反繼續向世界輸出豬隻,我們向祢禱告,求祢審判。

為中共不但多行不義,更不斷向祢的教會動手,為這個政權要從國民中除去祢,逼害信徒,拆掉十架,我們切切向祢禱告,求祢的審判和咒詛臨到這個政權。求祢按這黨人所作的,報應他們,也願祢興起他們的敵人抵制他們,好讓世人看見祢公義的大能。為香港教會甚少為這些事發聲,更曾有不少傳道人甚至主教為政權說項,我們向祢認罪。

為甦靈教會,我們向祢禱告。求祢繼續堅固我們的心,堅定在這窄路上前行。我們所作的,求祢悅納,也求祢不斷鑒察我們的心,叫我們誠實無偽的行事。

願祢在新一年繼續與我們同行。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門。

撰文:法師

【查經筆記】有明顯教訓的故事教訓明顯嗎?使徒行傳五章1-11節

1 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賣了田產,
2 把錢私自留下一部分,他的妻子也知道,其餘的部分拿來放在使徒腳前。
3 彼得說:「亞拿尼亞!為甚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使你欺騙聖靈,把賣田地的錢私自留下一部分呢?
4 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錢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裏會想這樣做呢?你不是欺騙人,是欺騙上帝!」
5 亞拿尼亞一聽見這些話,就仆倒,斷了氣;所有聽見的人都非常懼怕。
6 有些年輕人起來,把他裹好,抬出去埋葬了。
7 約過了三小時,他的妻子進來,還不知道所發生的事。
8 彼得對她說:「你告訴我,你們賣田地的錢就是這些嗎?」她說:「就是這些。」
9 彼得對她說:「你們為甚麼同謀來試探主的靈呢?你看,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抬出去。」
10 她立刻仆倒在彼得腳前,斷了氣。那些年輕人進來,見她已經死了,就把她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邊。
11 全教會和所有聽見這些事的人都非常懼怕。

聖經中,有為數不少的情節,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返過三數年教會,看見某種情節,看一眼,便會下意識地反應,像是有甚麼教訓的。大概像提後三章那句家傳戶曉的經文:聖經,都是有教訓且有益的。有時,教訓極端顯而易見,且無解釋餘地。如列王記下二章23-24節『以利沙從那裡上伯特利去.正上去的時候、有些童子從城裡出來、戲笑他、說、禿頭的上去罷、禿頭的上去罷。他回頭看見、就奉耶和華的名咒詛他們。於是有兩個母熊從林中出來、撕裂他們中間四十二個童子。』教訓明顯嗎?明顯。有益嗎(或者係可以應用嗎)?Not so much…..

閒話表過,言歸正傳。

使徒行傳五章1-11節的故事,記載亞拿尼亞的故事。概述如下,在教會建立初期,基督徒變賣家產,將錢財交與教會及使徒,實行凡物公用,有屋同住。亞拿尼亞與妻子卻把變賣得來的,私留一份。牧首彼得發現,斥責他們被撒旦迷了心,最後夫妻二人,先後獲罪而歿。

教訓,似乎是一望而可知的。福音派教會大概會用這段,教訓會眾「奉獻不可藏私要獻上所有包括自己尤其金錢 BlarBlarBlar」然而,筆者有兩點補充,也許各位閱畢後,會覺得另有所指。

首先,彼得對亞拿尼亞的指控「撒旦附身」,實際上是有典故的,而且來自新約。田地、撒但、錢財、橫屍,不就是猶大賣主的梗概嗎?且看徒一16-20【「各位弟兄,聖靈從前藉着大衞的口在聖經裏預先論到猶大的話,是必須應驗的;這猶大就是領人捉拿耶穌的那人。他曾列在我們的數目當中,領受這一份職事。這樣,這人用他行不義所得的酬勞買了一塊田,後來一頭栽倒在地,肚腹破裂,腸子都流出來。這是所有住在耶路撒冷的人都知道的,所以這塊田按照他們當地的話叫做亞革大馬,意思就是『血田』。】(新漢)可見田/財與不義的關係。也許,路加怕不夠清晰,還加了一句「住在耶路撒冷的人都知道」,結果現在,不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便不知道了。

其次,使徒行傳五章1-11節的篇幅,是夾於兩段描述初期教會的鈙述中。一群信徒變賣家產、凡物公用,按需要分配給眾人,及後段神蹟奇事不斷、教會人數加增,天地良心,若非出於聖經年代,而是出現在2018年,還以為是甚麼末日邪教呢……事實上,用上「末日」兩字,可不是筆者無的放矢,初期教會的而且確相信「主再來」會是短時間的事。敝會查經三不五時就會聽到同一番話「即係佢地諗住耶穌都就返啦駛乜寫低佢所作所為記住呢?但係等等下唔對路啊,跟過耶穌嘅死下一個死下又一個,再唔寫落黎嘅嘢失傳,於是咪寫低囉,後來就叫福音書」。而且,保羅早期及後期的書信,對「主再來」有明顯不同的陳述。惟篇幅所限,有緣再述。

了解這兩個背景後,我們回到文章的開頭,這是有甚麼教訓的嗎?我想,此時此地提出教會凡物公用,大概不會有人理睬你,姑且表下不說。單說不交出所有財產變賣後所得的,便等如撒旦附身這一點,如果考慮埋末日背景,筆者情願相信,那是一時一地的教訓而已。當時是真確的,現在便不太肯定了。有趣的是,現今教會還不是用這段勸人奉獻嗎?這大概就是所謂「結論啱釋經錯」了。正如有牧師引用利未記叫人交十一奉獻,卻不說祭司職份的「獨一危險性」,我的意思是,利未人可以一時不慎,便給五雷轟頂,伏屍幕前。牧師傳道人,你會嗎?

文: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