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文】香港主權移交廿年之禱告

創造天地,統領列國的上主: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年,在這個無事可慶,反是不堪回首的日子,我們俯服在祢面前,為早已不堪入目的香港禱告,將這地廿年來的罪狀向祢陳明,求祢憐憫,求祢拯救。

自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以後,香港經歷二十年的公義不張:

特區政府施政失誤頻頻,樓價高倨不下,公用事業連年加價,經濟數據看似正面,但貧窮人口卻有增無減;政府施政處處偏向權貴和既得利益者,更豪花公帑興建連年超資的大白象工程,對如無家者般的貧窮弱小反趕盡殺絕,升斗市民則連想做個自顧人士也屢遭警察和食環的打壓。在香港,辛勤並不能換來安居樂業。

中共政權講法卻不守法,不止於欺壓其國民,更步步進逼,千方百計奪去港人應有的,而特區政府卻與之沆瀣一氣,聯手欺壓港人。

執法者近年更是墮落不堪,甘做政權的打手,欺善怕惡,徇私枉法,誣告異己之餘,更是其身不正,犯案累累,但卻自以為義。

老一輩為老不尊,動軋以自身成就打壓年輕人,有的則是昔日經歷中共打壓而來港,但今天卻反過來逢迎這個政權,到處生事;年輕一輩不見出路,自殺連連,或是在考試制度中掙扎求存,或是行屍走肉。

政棍,不論老少,為求上位,大話連篇,陷害港人,而港人卻不自知;而不少寂寂無聞的抗爭者不是遭政權誣陷,便是遭政敵出賣。

港人異象漸失,既無出路,便以瑪門為主,有的則以「愛國愛港」為名事奉瑪門,有的則醉心吃喝玩樂,公德心日下。

可恨的,是不少教會除了傳揚幸福音和挾祢的名審判性小眾之外,對這些社會不義非但不聞不問,有些更要求信徒順服這個不義的政權,而他們為的,不是祢的國,而是中國這個「禾場」,即是巿場……

香港廿年,祢的國和祢的義,都不見彰顯。

上主,這一切,難道祢看不見?我們不禁要再質問:上主,祢在哪裡?祢為何容讓正義遠離這地?祢為何不拯救這地?既不拯救,為何也不毀滅這地,反要容讓這些事慢慢蠶食人心,給魔鬼留地步?為何祢容讓教會跟政權一同沉淪至此?

上主,求祢啟示我們還可做甚麼。祢既給我們這團火,就求祢指教我們。面對這些事,我們身心皆疲,任憑我們做甚麼也不見果效,所有作為看起來是徒勞無功,公義繼續不彰,惡人倒享長壽。

祢不是對保羅說過,「我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嗎?我們從來都是軟弱,我們求祢讓我們不止風聞有祢,還可親眼看見祢的拯救或是毀滅!

我們不求祢賜福香港,也不求祢祝福林鄭月娥政府。我們只求祢不要讓香港,以及港人的心變得不冷不熱。求祢的能力在香港彰顯,若港人配得拯救,求祢施恩;若是配得毀滅,也求祢親自動手,只求祢在過程中看顧心地正直的義人。

當祢親自在香港動工,我們必會歡呼讚美祢,全地也要為祢的作為驚嘆。我們靜候祢的審判和彰顯。阿門。

撰文:法師

【禱文】囚犯被虐,鉅資興建故宮館

滿有權柄,施行審判,卻憐憫罪人的上主,求祢憐憫我們,光照我們。因著我們的信念,我們有時自大而不自知。在祢面前,我們一無可誇。求祢管教我們,叫我們時常省察內心,叫我們的意念,不是出於自私,乃是出於祢的愛和祢的義。求祢指教我們,俯聽我們。
我們為香港禱告,求祢憐憫罪人,審判惡者。監獄囚犯被懲教署職員虐打,傷者命危,當局卻連番卸責,求主醫治傷者,安慰憐憫其家人,審判濫權卸責的人,讓他們的工作成為他們一生的咒詛。香港的土地問題,求祢也不要掩面不顧。樓價離地萬丈,地產商巧取豪奪建造豪華劏房,稍有資產的小業主亦見錢開眼,把單位丟空也不願以合理價錢出租,港人因土地問題百上加斤,有的更因而流落街頭。求主憐憫審判,當經濟下滑時,求祢叫他們知罪悔改,免得失去一切。
有一件事,我們曾求耶和華,我們仍要尋求,就是港共政權和林鄭月娥的審判和咒詛。林鄭為攀附中共,竟斥鉅資興建所謂故宮館,又大花金錢製作所謂展覽。上主,我們不知道祢會否在天堂留一席位給林鄭,但她自高自大,說盡淫詞妄語,看中共高於看祢,活不出公義憐憫良善,祢是知道的。梁振英的咒詛已始,我們也求祢按林鄭月娥所作的惡事,報應她在英國的一家,讓她因看到祢的審判而懼怕。我們亦繼續為香港求公義的選舉和社會制度。
我們為大地祈求,求祢看顧大地。香港以至世界氣候變化加劇,香港冬天不再,求祢憐憫,叫世人愛惜大地。在香港,地產商以發展為名肆意破鄉郊,但即使港人郊遊時也自私自利,破壞山野,更留下垃圾污染環境,毫無公德心。上主,求祢繼續喚醒世人愛護環境的心,叫我們好好與大自然共存。然而,中国毒霧問題依然嚴峻,更有機會波及香港。求祢叫中国人醒覺,讓他們知道自己對環境的破壞,設法補救,並將造成今日中国種種人禍的中共政權從地上滅去。
求祢的靈與甦靈教會同在。求祢賜下柔和、謙卑和受教的心,去除我們心中的驕傲。求祢指教我們當行的路,叫我們的行事為人能與祢的救恩相稱,並不再「耶豬」。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聖子和聖父、聖靈,三位一體的主, 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法師

【禱文】天堂已預留位置予林鄭

(首段為祝文) 全能的上帝,祢的聖子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是世界的光:求祢使祢的子民,就是受祢的聖言和聖事所啟發的人,能夠發出基督榮耀的光芒,以致直到地極的人都能認識,敬拜和順服他,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而求;聖子和聖父、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為此,我們同心為林鄭月娥禱告。她既在港人面前宣稱天堂已經預留位置予她,亦宣稱受祢聖言和聖事啟發,回應祢對她參選特首的呼召。她既在眾人面前宣應上主,求祢就憐憫她,施恩予她。她過去雖與梁振英政府沆瀣一氣,如今亦發生故宮館之事,但我們求祢賜下勇氣予林鄭月娥,做祢要她做的事,或順或逆,到死不渝。即使她被揭更多醜聞,或是最終落選,或當選後洗心革面,為公義獻上生命,或是當選後遭逢家變,官司纏身,成為中共權鬥的犧牲品,願她的一家都要稱頌祢,讚美祢,願港人都看見祢在林鄭月娥身上所作的事。
昨晚發生的巴士車禍,導致乘客1死17傷,求祢憐憫。當中一對夫婦陰陽相隔,求祢讓妻子安息,並安慰丈夫和他們的一家,亦讓所有傷者得適切醫治。求祢賜下柔和謹慎的心予所有駕駛者,讓這些嚴重車禍不至發生。
我們亦為近日受襲的議員禱告,求祢憐憫他們,求祢叫他們因此禍而成長,更主動積極有備的對抗邪惡。求祢亦看顧當中受傷的記者。有一群不學無術,不論在港或外地皆到處招搖生事的中共僱傭兵,他們既行此路,求祢按他們所作的事施予審判和咒詛,叫他們餘生活在懼怕和綑綁中。警方怠於執法,縱容暴徒行兇,事後雖有暴徒落網,但卻不忘繼續打壓異見。求主同樣審判。
世界局勢多變,求祢鑒察。我們繼續為美國政局祈禱,我們雖樂見特朗普對中国的對抗,但亦求祢賜他謹言慎行的心,讓他不妄動行事。各國恐怖襲擊事件仍然嚴重,求主繼續憐憫死傷者和家屬,並咒詛以宗教之名行不義之徒。中国毒霧不斷,求祢繼續看顧,免得這些毒霧禍害全球。
求祢繼續鑒察我們眾人的心,讓我們所說所做的,能夠發出祢榮耀的光芒,以致直到地極的人都能認識,敬拜和順服祢。我們為林鄭月娥求的,我們同樣也為甦靈教會求:我們宣告甦靈教會全屬於祢,或順或逆,都是祢的旨意,我們必稱頌祢,敬拜祢,順服祢。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而求;聖子和聖父、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法師
圖片:熱血時報

【禱文】惡事依然,克己自潔

從歲首到年終都看顧人,厚𧶽百物的上帝,因為祢的緣故,我們生活在香港這個地方,感謝祢,因為祢叫我們明白到甚麼叫犧牲和大愛,也感謝祢呼召了我們走上窄路。在新一年之始,求祢繼續與我們同行,也叫我們活出祢的樣式。
雖然如此,港共政權仍然肆虐,他們對自由和公義的打壓愈來愈強。我們深信,在未來一年情況只會愈來愈壞,尤其在特首選舉來臨,有些人為求奪得特首的權位,會睜眼說謊,或指鹿為馬,或阿諛奉承,以獲得中共的默許。主啊,我們求祢在新一年,繼續聆聽香港人對自由和公義的呼喊,也求祢擊倒邪惡的中共政權。
在如此亂世,我們更要克己,保持自身珍貴的文化,不要令惡劣的大陸文化入侵香港。求主憐憫我們,無論在環境保護、語言文化,都叫大陸人為之羞恥。
中國毒霧問題嚴重,但反觀港共政府仍常常打郊野公園的主意,以圖犧牲香港珍貴的生物多樣性、綠化地帶和廣大市民的休憩地方,來發展圖利。主啊,請祢看顧這些珍貴的受造物,叫我們也作起好管家的責任,反抗這些暴歛天物的政策與執政者。
世界局勢紛亂,美國總統特朗普即將履新,對於全球的政策都將有大變;英國在三月開始執行脫歐程序。無論如何變,最終受苦的,都是各地的貧苦大眾。求主繼續帶領我們,在這片黑暗迷霧裡看得到出路。
在新一年裡,求祢叫我們看到希望,2016 年過得不容易,但求昔在今在永在的三一真神,持續地解放我們,和解放一切在地上遭邪惡捆綁的人民。
奉我主耶穌基督之聖名,阿門。
撰文:水

【禱文】只要堅持,公義必彰

上主,我們要休息,要知道祢是神。感謝祢賜下安息日,讓我們在地上勞碌也不至失去靈性,在地上茫然也不至失去盼望。求祢讓我們勞碌有時,安息有時。願我們將此時此刻分別為聖,全然歸祢,願祢悅納我們對祢的敬拜,更願我們整個生命成為祢馨香的祭。
今天是勞動節,我們為勞工階層禱告,尤其在香港這個超時工作極為普遍的地方,求祢叫他們勞碌有時,安息有時,不受資方剝削,忙碌中仍活得有靈性,叫他們認識祢這個賜下靈性的主。我們亦為自詡「給機會新人」而肆意壓榨勞工的資方向祢求告,求祢叫牠們承受自己種下的惡行:求祢讓牠們一生到老也要為口奔馳,不享安息;牠們要看到新人追上牠們,騎在牠們頭上。
我們向祢感恩,希斯堡球場慘劇終沉冤得雪。公義最終得伸張,我們讚美祢。死者已矣,生者何堪,願祢賜下安息,亦求祢繼續安慰憐憫在慘劇中死傷者的家人,讓他們心裏因公義得以彰顯而得平安外,最終亦能得公平對待。
上主,我們繼續求祢憐憫香港、憐憫港人。荒謬的事不斷,我們指望更大的公義在港彰顯,但我們仍未求得著。縱然黑警屢受各路人甚至藍屍侮辱、梁振英一家不斷出醜、高鐵港珠澳大橋等工程亦相繼爆出醜聞……但黎楝國、袁國強等官員,或是屈穎妍等獐頭鼠目之輩,仍是口沒遮攔,說盡狂妄的話。我們心願與中共港共的邪惡隔絕,卻反遭非議控告。地產商肆意奪去土地,毀掉香港的鄉郊。口口聲聲說為香港做事的政棍亦非真心誠意為香港 — 他們有的只是藉行善之名騙取村民信任,賣弄悲情,多年來抗爭毫無寸進,面對地產商又是無所作為;有的則口說本土,實則為中共殖民說項,更巧言令色為自己的惡言辨護。持續有學童自殺,卻遭成年人說為抗逆力差;學術自由持續受壓;即使中共在牠自己的國家也每每打壓教會,污辱祢名……主呀,由歲首到年終,我們面對無止境的惡事,我們只能向祢祈求。
求祢繼續以祢的杖責備惡人,審判惡人。梁振英一家行惡不絕,牠的政府禍港殃民,將香港趕入絕地,祢是知道的,求祢對牠們施以刑罰,叫牠們現在所種下的,牠們老去時要百倍承受:牠們老來要失掉所有權力、財產、親情,牠們要受盡有權及無權者的威嚇和侮辱,要惶惶不可終日;牠們也要目睹牠們的子女承受同樣的咒詛和刑罰。求祢審判所有假冒為善的政棍,叫牠們所成立的所謂政黨,不論在香港或是海外也要醜態百出,牠們參選時連保證金也要失去,牠們要募捐時卻連僅有的資產也要丟失。求祢憐憫港人,願祢的竿安慰我們,當官員和政棍都在行惡時,求祢叫港人,特別是馬屎埔的村民,更為儆醒。我們哀慟,因眼見他們錯信小人,以致他們痛失家園,求祢叫他們以至港人都醒覺,莊敬自強,奮起保衛家園,保衛香港,與中共的邪惡隔絕。
願上帝的歸上帝,中共和港共的歸予地獄。願上主賜福予和中共港共的邪惡隔絕之人和地,保護因認清牠們邪惡而獨立於牠們之人和地;願咒詛臨到中共港共政權及與此等政權沆瀣一氣之人和地。願祢公義的咒詛臨到惡人時,叫行善的得勝,叫欲作惡的懼怕。更求祢賜下盼望,叫我們看見祢公義的光,叫我們相信,只要堅持,公義最終必能彰顯。
阿門。
撰文:法師

【禱文】港中皆墮落,唯求主審判

上主啊,求祢在中國以及香港的地方施行審判,按照各人公義誠實報應它。
我們為中國禱告。教會在中國屢受逼迫,一位女基督徒更因此殉道,我們為她禱告,求上主親自審判,滅絕好流人血的中共政權,更求主叫中國的基督徒都堅強起來,對抗暴政。牠們在位,卻屢屢打擊異己,更明目張膽地販賣單程證,將牠們的污穢之風帶來香港,求主一併滅絕這些貪官,叫牠們因著自己所做的受報應。
我們也為在香港的各種情況禱告。毓民被政治檢控,求主保守他,更加求祢叫世人都看見梁振英虛偽詭詐的嘴臉,叫牠的名永不記在生命冊上,一家要受地獄的永火之刑,後代都要受咒詛。一眾敢言的學者教授,求上主保守,保護各大學的言論自由不受打壓。明報的安裕被炒,是政治打壓,我們求主親自保守明報的新聞自由,更求主祢更加感動他們,叫他們的行動升級,而不是做樣抗爭。求主叫行惡的人,都不能站在祢的面前,都要自絕於上主。
我們樂見黑警屢遭報應,黑警遭藍屍侮辱,乃當日縱容藍屍的惡果,我們要高聲讚美主。求主繼續咒詛一眾作惡的黑警和藍屍,他們在港作惡多端,尤其藍屍在機場到處鬧事,求主叫他們長壽,孤獨終老,無人記念。陳茂波、梁美芬等偽基督徒,平日助紂為虐,甚至剝削窮人,還道貌岸然地裝作好人。他們不配得祢的名,求祢施行咒詛,叫他們世世代代成為被剝削的人。
阿門。
撰文:水

【禱文】緊隨祢腳蹤,為不義事求

耶和華,我們俯伏在祢面前,因祢的美善,我們敬拜祢,因祢的慈愛,我們讚美祢,因祢的公義,我們敬畏祢。求祢的公義的光也照到黑暗處,驅走一切黑暗,叫一切沉睡的甦醒,叫一切污穢的除去。
上主,求祢看顧日本熊本縣地震的災民。求祢激發各地人的愛心,以各種型式幫助當地災民,讓喪生者得安息,讓他們的親人得安慰,讓所有受災者得幫助,亦幫助當地政府善後。
我們亦繼續為香港禱告:我們感恩,網絡23條暫不審議,港人稍有喘息機會。求祢繼續施恩拯救,讓港共欲立的所有惡法胎死腹中。然而,梁振英與其黨羽繼續行惡。牠的家人在機場濫權一事不但未獲公正處理,羅崇文、張炳強等人竟與梁沆瀣一氣,為牠家人的惡行保駕護航,黑警則出言恐嚇要表達不滿的人。求祢繼續對此等惡人惡事施行審判,並按牠們所作的咒詛牠們,報應牠們。我們亦為各大學禱告,梁與其黨羽的魔爪繼續伸入校園,求主拯救保護一眾被打壓的學者,特別是陳雲、鄭松泰,讓他們能繼續無懼的為香港誠實說話,亦審判如李國章、鄭國漢、劉炳章、陳章明等的惡行,並咒詛牠們。
上主,我們亦繼續求祢施恩予港人。北區依舊走私為患,梁振英政府和黑警執法不力,更有「本地人」和「南亞僱傭兵」參與,求祢保護受走私賊騷擾的人,讓他們可重獲寧靜環境,亦咒詛走私賊並牠們的物與金錢,叫牠們所獲得的化為烏有。新界不少泥頭山的問題仍未解決,近日更爆出廢料處理公司為賺盡一分一毫傾倒污水下海,造數欺暪港人,求主施恩保護我們所愛的地方,並咒詛一切肇事人,叫牠們自食惡果,家產賠盡,老來反要行乞街頭。我們亦求主向港人賜下堅持的心,不學效大陸「欺上暪下」的一套處事方式。
耶和華,求祢俯聽我們微小的禱告。求祢堅立我們的心,讓我們緊隨祢的腳蹤,並賜下信心和勇敢,繼續為不公義的事向祢求。阿門。
撰文:法師

【禱文】求主興起我們對抗邪惡

公義的上主,現今的世代邪惡,人人偏行己路,求主叫我們站立於世,不被玷污,更要成為對抗邪惡的一部分。
我們看到世界各地的政要權貴,全都貪戀財富與權力。巴拿馬文件揭示出他們醜陋的本相,我們看到邪惡的結構在世上蔓延。美國與其他極權國家在國際的舞台上表面對抗,實則同流合污,同樣寄生在一個邪惡結構,壓榨世界各地的窮困人。求主借助今次事件,叫世人看清世界的邪惡,更求主光照大地,阻止這個不義的制度繼續運作。求祢與受苦的人同在,為各地受新自由主義逼迫的人們發聲。我們更求祢潔淨這個世界,令咒詛臨到一切不公不義的政權和權貴及其子女。
我們也為中國裡的弟兄姐妹祈禱,中共一再行不義,教會只要不合政權心意,就屢遭打壓。伍華牧師更被擄走,求主一直看顧在中國裡堅守主道的弟兄姐妹,與他們同在。更求主降禍與中共,因為在共產黨內無一好人,就連習近平也是借反貪為名,打擊異己為實!求主大大降災予這些領導人,牠們殘害百姓,必須受地獄之火永燒。
我們也求主痛擊港共政權。黑警為虎作倀,為政權打壓一眾為港出力的義士。鄭錦滿在網上的言論竟遭黑警羅織罪名濫捕,願上主記念義士,降下橫禍予黑警。求主亦記念應屆文憑試考生,求主停止一切學生自殺的事件。求主大大延長梁振英及其黨羽的壽命,使牠們能在死前惡病纏身,受盡所有痛苦,因為牠口出狂言,漠視航空安全,以特權欺壓職員,一眾護主犬更急不及待衝出來胡言亂語,求主叫他們的口生滿毒瘡,每當牠們口出狂言時就為自己及家人招來禍患。
阿們。
撰文:水

【禱文】省察自己,獨立於世俗

耶和華,祢是世界的光。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即使我們自己也極易受這世道迷惑,以致我們遠離祢。求祢光照人心,光照大地,驅走一切黑暗,綑綁一切不屬祢的人事。
我們為台北內湖兇殺案祈禱。「小燈泡」現已離開人世,求祢用祢的膀臂保護她,讓她得享安息。求祢憐憫和安慰她的家人,讓他們得悉切幫助。求祢咒詛兇徒的一生,讓他受法律制裁之餘,一生受他人凌辱,不得善終,死無全屍,百倍承受他自己手所作的惡。
上主,我們樂見近日店舖租金稍為回落,讓小店能繼續經營。求祢保守小店的生計,亦讓香港的特色小店得以保存,不讓大財團壟斷。如港鐵、領展等的大財團,以及一眾靠炒賣為生、尤如社會蛀米蟲的業主仍千方百計要掠奪小市民的財產,求祢反叫牠們賠上一切,亦叫馬時亨舊病復發,百病纏身,直到他知罪悔改。
我們繼續為中共和港共祈禱。牠們嚴人寬己、滿口歪理、徇私枉法、與民為敵:大肆揮霍興建大白象卻反削減醫療開支,妄顧巿民健康;千方百計在港殖民,並縱容大陸人和財團在港犯法、搶掠,對港人則連他們的言論自由也要奪去;青少年自殺,牠們無所對策,吳克儉扮開會打咭,羅范椒芬落井下石;黑警知法犯法,不少以往犯下的罪行至今仍不了了之;李波等人被擄,更被迫昧著良心對著鏡頭說鬼話……主呀,習近平、梁振英和牠們的黨羽不配當官,不配有平安,祢是知道的。求祢按牠們所作的審判並重重的咒詛牠們,叫牠們和牠們的上代和後代(如有)百倍吃回牠們所種下的果,亦救祢拯救被壓制的港人,叫他們得靈性、得自由。
上主,我們不敢忘記牠們過往所做的,我們亦害怕有朝一日我們忘記這些惡行時,我們會跟牠們一樣,內心冰冷,隨波逐流。求祢叫我們每天省察自己,讓我們行事為人與祢的救恩相稱,讓香港人民的心思獨立於中共和港共,不效法牠們,更讓我們穿上祢的軍裝,奉祢之名綑綁仇敵。
阿門。
撰文:法師

【講道筆記】|神復活了,孩子卻不能回來

路加的復活記載,充滿著恐懼、不信、疑惑,除了報信的天使,記載中所有人都認為耶穌復活不可思議。第一個復活節就是如此慌張。耶穌生前在三告訴他們,他們沒有一個人可以(即時)接受。這是當日的問題,卻不是我們今日的問題。今日,耶穌復活 2000 多年了,耶穌復活得太久了,一切的震撼,驚喜離我們太遠,我們感受不到。當復活由「一件事」變成了「一句陳述」,中間當然有很多的神學、演繹,但我們就是沒有了那種「大而可畏」的感覺。(有人回想迫你有這種感覺,但這是不必要的,我稍後說)另一個今日的問題,是「神復活了,孩子卻不能回來」,耶穌的復活,並沒有消除一切問題,歷世歷代人類繼續戰爭、仇恨、自私。最後就是耶穌復活了,教會也假設自己復活了。(例子我就不贅了)
那麼,耶穌復活,對我們還有甚麼意義,對我們這些每個禮拜也慶祝復活的信徒,有甚麼提醒?
路加的記載,描寫了去墳墓的婦女、天使、門徒,卻沒有提過主角耶穌。諷刺地,當我們思考復活的時候,我們也「只想到自己」,嘗試將復活節的意義集中在我們靈命的成長、教會的發展上,往往忘了耶穌才是復活節的主角。復活節講的,是耶穌完成了他的使命,是耶穌一條友搞掂了「看哪我要更新萬事」和「我要造新天新地」。這是他一個人完成的。耶穌不需要我們「幫手救世」,這工作他已經完成了。It’s NOT about us at all. 然而我們卻有一個選擇,就是加入耶穌的行列與否。加入、不加入,不影響神的救贖。這純粹是你要不要和神同一陣線。(well,這很亞米念主義的)
如果你選擇和神同一陣線,是有一個好處的,就是神 take care 哂你死後的問題,你可以心無旁驁的服事神。另一個好處是,你是用上帝的能力去做上帝的事。當今教會有幾個問題,第一是他們集中講「神 take care 哂你死後的問題」而鮮有跟你說這是「安家費」,目的係要你為神搏命。第二個問題係「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上帝的事」,第三個問題最仆街,係「用上帝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例如實現自己的野心。
On social level,當教會仍在地上,我們就要繼續思考有甚麼是我們比較有機會做的好的。(我明白行善、品格這些東西,教會內外其實沒差。教會外有熱心好心的,教會外品格一流者亦大有人在)而要我想幾樣教會特式,我會先講「犧牲精神」。這是一個信徒對自己的要求(而不是強加在別人身上的規條),我們未必有幸殉道,但我們都一定要作好準備,作好犧牲的準備。如果要講一個 perfect case,那就是謝婉雯醫生,她完美示範了。另一個我們有機會做好的,就是「真誠」。現今的世界講 PR,講 Spinning,講「塑造一個講法」,我希望甦靈教會秉持我們的綱領,有話直說。最後一樣,比較 practical 的,就是教會比較有組織力。by nature 教會係一個比較會互相信任的群體,加上我們有多搞活動經驗,做起事來是比較乾淨利落的。我雖然經常批評教會掛住搞 program,但我們卻不應浪費我們多年來習得的搞活動能力,用之建國,其利無窮。
最後,再講一下「神復活了,孩子卻不能回來」。我們信基督的,我們心裡有答案,就是孩子們去了上帝那裡,那是一個沒有痛苦的樂園。但這個答案,我們只能收在心裡,不能對家長說,也不宜對別人說。家長想見到的,是孩子在他們身邊;所有人想見到的,是不想再有孩子自殺。耶穌的犧牲,就是為了終止無辜者的犧牲;耶穌要見立的新天新地,也當如此。教會該做的,不是迫人接受我們的信念,而是終止無辜者的犧牲。在此,我認為基督教學校有極大的責任。他們可以選擇配合政府的荒謬,也可以選擇提供活路。香港那麼多基督教學校,合起來反抗,是夠力叫政府跪低的。
幾十個校董們的決定,可以創造新天新地;同樣 幾十個校董們的沉默,也可成就無間地獄。
講員 / 摘錄 :陳到 (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