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章】如果你慶祝聖誕,伯利恆死去的嬰孩不會原諒你?(太一18-25)

四福音對耶穌降世的描述,相當不同。

馬可和約翰對耶穌降生從略,路加多用馬利亞的視角,也有不同角色穿插,而馬太則集中寫約瑟。而且,只有馬太記述了希律王因為不安而屠殺了伯利恆2歲以下的嬰孩。

過去半年,因著社會運動,多位抗爭者被捕、受傷、被強姦、被殺、棄屍,所以臨近聖誕,不少人在討論「我們是否應該慶祝聖誕」,原因是在他們仍然受苦的時候談「慶祝」實在對不起抗爭者。

香港的和理非抗爭者,會記念抗爭大受打擊的日子,例如721之後,每個月的21日,都會有人聚集追討721警察為甚麼不出現。按照我對香港人的認識,如此下去,每年的 69, 612, 615, 721, 831, 101… 都會有各式的記念活動。而且,近來有一種講法甚囂塵上——我們不應該開心,開心就是對不起義士。

耶穌降世,間接導致一批嬰兒無辜被殺。照(他們的)道理,若我們慶祝聖誕,就是赤裸裸地對不起這一班無辜的一世紀伯利恆嬰孩。所以,依據同樣的邏輯,我們是否不應慶祝聖誕,改為哀悼這一批不幸的嬰兒?

要尋找答案,我們不妨由「慶祝」的字義談起。

Celebrate

Cambridge Dictionary:

to take part in special enjoyable activities in order to show that a particular occasion is important

Macmillan Dictionary:

to do something enjoyable in order to show that an occasion or event is special

merriam-webster

to perform (a sacrament or solemn ceremony) publicly and with appropriate rites

to honor (an occasion, such as a holiday) especially by solemn ceremonies or by refraining from ordinary business

而大部份香港人都只取了 take part in special enjoyable activities / do something enjoyable這部份。說白一點,慶祝 = 放假 = 可以開心一兩日。所以,對香港人來說,慶祝的重點是高興,所以,甚麼節日香港人也是講「乜乜節快樂」——「聖誕節快樂」「冬至快樂」「復活節快樂」「清明節快樂」「重陽節快樂」。see?

若只談吃喝玩樂而忘了節日意思,不慶也罷。如果從這意義看「取消慶祝」,我相當同意,而且不是今年不慶祝,是年年也不該慶祝。

但耶穌降世導致嬰孩死亡,並非不慶祝聖誕的原因。同理,香港這半年很苦,也非不慶祝聖誕的原因。原因很簡單:耶穌降世這事件本身是值得記念,值得慶祝的。因為耶穌來到人間,代表神與人同在(以馬內利),代表拯救(Jesus = Joshua = Salvation)。屬於耶穌基督的人,理應不理世情萬變,恆久忍耐地尊崇祂。如果有很多義士在痛苦之中就不要慶祝聖誕,那倒不如永遠取消崇拜吧,因為每週的崇拜就是一次又一次地記念耶穌基督的死和復活。我們由六月開始祈禱不要有人被捕、不要有人受傷、不要有人死,政府照樣麻木不仁,個個禮拜有人死、有人被捕、有人受傷,還有很多失蹤。我們失望,我們的祈禱不蒙應允。難道我們因此不尊崇基督?不會。

人們說「今年聖誕不要慶祝」,你們搞錯了。錯不在聖誕,而是你搞錯了甚麼是慶祝。當玩樂是慶祝,開心即記念,抽空了節日本身的意義。這才不是慶祝,這才不是聖誕。

Happiness was never important. The problem is that we don’t know what we really want. What makes us happy is not to get what we want. But to dream about it. Happiness is for opportunists. So I think that the only life of deep satisfaction is a life of eternal struggle, especially struggle with oneself. If you want to remain happy, just remain stupid. Authentic masters are never happy; happiness is a category of slaves.

Slavoj Žižek

只談快樂,與奴隸無異。

聖誕節是關於聖嬰來臨,是關乎盼望,也是期盼基督第二次再來,是關乎審判。別被消費主義塑造的聖誕節騙了你。

齊澤克另外一點也是值得留意的。「深刻地滿足的生命就是恆久地(與自己)掙扎的生命」。當我們談到慶祝聖誕,我們是帶著對抗爭者所受的苦,帶著無辜嬰孩的不安,甚至帶著對自己生命的掙扎去慶祝。我們是背負著這份沉重去盼望聖嬰,去思想「神與我們同在」,思想「Jesus = Joshua = 拯救」。世情越苦,我們更當轉眼仰望耶穌。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 )有「生活如常就是抗爭」的一套抗爭方式,似乎我們可以借此來講香港當前的處境。香港社會有三班人:

1.幻想沒有抗爭——生活如常的「羊」

就是完全不打算沾手的人,但不要以為他們不會談論。他們還是會看著新聞,月旦時事,高談闊論。只是他們認為抗爭的事和他們無關,那只是一部份人的動亂。他們希望平亂,「還」他們一個「無事」的香港。這或許是無知,也許是逃避,但不重要,每個社會總會有「老百姓」。

2.生活只有抗爭——生活不如常的「鷹」

另一班為數眾多的是「醒覺了」的人。他們被暴政震撼,忽然關心起來,投入起來。他們一下子全心投入抗爭,因為他們認為「已經回不去了」,所以希望創造一個新的香港,新的秩序。他們認為已經不能好好過日子,所以回一下子改變過往的生活習慣——全面參與抗爭,認真檢討自己在生活各層面是否配合抗爭,例如是消費習慣,用餐場所,甚至宗教生活。不要以為只有年輕人會這樣,這和年齡無關。

3.生活加上抗爭——生活還是如常的「雞」

他們很可能是由上一種人變過來的。他們明白社會需要改革,但沒有一頭栽進去。他們察覺到不能一面叫「三罷」一面又要「支持黃店」,這是邏輯上不成立的。他們維持生活,將生活的一部份抽出來投入抗爭。

以下我會道出問題所在:

鷹很容易跟潮流走。這一期搞貼牆,就湧去貼牆;下一期選舉,就搞選舉;今期玩經濟,就搞經濟。好聽點說叫「多條戰線」,但真正的多條戰線是並行的,我現在見到的是「多條跳線」。而我大膽講,這些潮流是由政客在背後操作的,當然,他們要說服你,就會讓你覺得是「素人」搞的。這很基本吧?

做「雞」也不容易,因為社會上的鷹不斷道德勒索,希望你跟他們一樣全面投入抗爭。而且我們自身也會常常不安,驅使自己「想找點有意義的事做」,動輒就會被潮流帶走。

作為基督徒難的地方,就是既要貼市,但不能被牽著走。而我觀察,很多基督徒其實都只是跟著潮流。要做到貼市又不隨波,只有一個方法:以基督為錨。

只有定睛看著基督,以基督為效忠對象,以天國為念,才不會被社會的潮流帶走。唯有以基督為錨,才可以精準地以教會的身份回應社會。而怎樣才能以基督為錨?答案早就告訴了你。

恆常地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死、復活,就是我們穩固的錨。

【講道筆記】繼承烈士遺志

各位弟兄姊妹,各位抗爭路上的同路人。好遺憾今日在街上、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信息,我相信這一刻大家心情都不會好過。當我地努力爭取過後,走上街頭、流過血、流過汗、流過淚、甚至失去生命,換來的只不過係一副傲慢的嘴臉,死不悔改的態度。我們的仇恨,是出於我們對正義、對自由的執著、對香港的愛護;我們傷心,是因為我們珍惜和重視每一個在抗爭路上的戰友。我們的目標其實好簡單,就是平平安安的走出來,平平安安的回去。可惜的是,這個心願,係港共這個殺人政權的管治下,已經變成無可能實現的幻想。

在聖經創世記九章6節中: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清清楚楚,就是你做過什麼,什麼事就報應在你自己身上。創世記作為整本聖經入面較為早成書的經卷,在較早較前的地方就已經將這樣清晰的因果報應記下其實好值得我們深思。為什麼要在一開始之先就要說明呢?因為我們是擁有上帝形象的個體,如果你流人血,傷害人,你是直接衝擊人最重要的價值,你是直接衝擊同傷害上帝的形象。我們的上帝是永恆公義的上帝,暴政的惡行,流人血的罪上帝會親自同佢地算帳,我們就靜心等待,看秈上帝會怎樣為受害受傷者申冤。

因為我們都擁有上帝的形象,每一個人都是寶貴,都是重要。今日我們失去了一位可能連名都不知道是什麼的烈士(後證實烈士為梁凌杰),但他的犧牲肯定不會因為暴政的惡行,和別有用心的傳媒打壓而遭到遺忘。在約翰福音十二章24節說道,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耶穌在這裡當然就是說明要作他的門徒,就要有必死的決心,這樣才能夠喚醒身邊的人。但在極權暴政之下,以死相搏或者相諫,未必是一個可取的做法。但我好肯定,烈士的犧牲已經就如經文所說,結出好多好多子粒來,你望下我們現在處身的環境,千千萬萬的人冒著炎熱天氣走上街頭就可以知道他的犧牲是沒有白費的。

或者我們討論的問題,可能不是應不應該以死去對抗政權,而是當有人已經願意犧牲自己生命的時候,我們這群抗爭路上的倖存者,如何繼續去過我們的每一日。如果我們今日遊行也好、用其他方式抗爭也好,只是為著打個卡,影張相,擺上Instagram呃個like,又或者只是想在媒體面前曝光扑咪,為自己爭取不同的政治本錢的話,那我可以好肯定對大家說,他的死是沒有價值。徐克在1992年的電影作品-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有一場戲,當孫中山接過由犧牲者陸皓東以性命保存下來的青天白日旗時佢說,「但願朝陽常照我土,莫忘烈士鮮血滿地」。烈士的犧牲得有沒有價值,其實在於我們每一個人未來的路選擇點行。但願我們不會讓他犧牲的血白流。

怎樣也好,現在是一個哀悼崇拜,我不會在這裡呼喊任何口號。我只在這裡說出烈士他的最後心聲:

全面撤回送中,
我們不是暴動,
釋放學生傷者,
林鄭下台,
Help Hong Kong。
No extradition to China

願主親自接收他的靈魂,願他能夠在祢懷內得著永遠的福樂。

阿們。

【講道筆記】耶穌出道的第一件事——挑釁(路四14-29)

14 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回到加利利;他的名聲就傳遍了四方。 15 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 16 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 17 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

18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19 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20 於是把書捲起來,交還執事,就坐下。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 21 耶穌對他們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22 眾人都稱讚他,並希奇他口中所出的恩言;又說:「這不是約瑟的兒子嗎?」

23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必引這俗語向我說:『醫生,你醫治自己吧!我們聽見你在迦百農所行的事,也當行在你自己家鄉里』」; 24 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 25 我對你們說實話,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 26 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裡去,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裡去。 27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

28 會堂裡的人聽見這話,都怒氣滿胸, 29 就起來攆他出城(他們的城造在山上);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30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

故事由「他在各會堂裡教訓人,眾人都稱讚他」的開始,到「他們帶他到山崖,要把他推下去。 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作結。我們要問,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問題是因為他在家鄉嗎?

是因為以賽亞書刺中了他們嗎?

是因為耶穌挑釁了群眾。

當耶穌宣佈禧年來臨的時候,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以為他們有份;到耶穌引以利亞、以利沙故事的時候,耶穌其實是在說「你們無份,因為你們由祖宗開始都係拒絕先知」。現在,可以解釋耶穌講以賽亞書的用意了。會堂的人以為禧年會降臨在他們身上,壓迫者羅馬會退去。但耶穌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其實是希望他們將改變帶來,但他們聽不懂(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耶穌沒有和他們解釋,一跳就跳過講他們的本質,所以他們就想推耶穌落山。

wisdom here.

  1. 在聽道的時候,如果你唔係諗緊要改變果個係你自己,u r very much screwed.
  2. 禧年,是要人放下自身利益來使之發生的。
  3. 教會既要成為先知,也不要忘了要製造人間禧年。

【講道筆記】施洗約翰的啟迪(路3-15-17, 21-22)

百姓指望基督來的時候,人都心裏猜疑,或者約翰是基督。約翰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他手裏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15-17)

眾百姓都受了洗,耶穌也受了洗。正禱告的時候,天就開了,聖靈降臨在他身上,形狀彷彿鴿子;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21-22)

各位,今日係顯現後的第一主日,教會傳統上也是基督領洗日,在整個顯現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乃是上主藉著基督,向所有人啟示他自己。而以「基督領洗」作一個年的開始可謂十分合適,因耶穌在傳道前所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到約旦河領洗。

而這件事的重要性是在於展開了耶穌在世上彰顯上主工作的序幕!在耶穌受洗時,是得著從天而來的確認,就是「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其實耶穌的受洗有很多東西可以講,例如可以講耶穌的人性,也可以講聖靈。

在三卷福音書中講及耶穌的受洗,都與施洗約翰連在一起,所以我今日會將焦點較多放在施洗約翰身上。路加福音第三章介紹施洗約翰出場時,較為仔細地交待施洗約翰時期的政治情況。

就是「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 (路3:1)這裡提及的提庇留是計奧古斯都繼任羅馬皇帝的君主,他在位時間約二十多年(公元14-37年),而路加福音第3章所記載的在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的一年,大約在公元29或30年間發生,而且也很仔細地記載不同階級的領袖,如「本丟‧彼拉多作猶太總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區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路加如此表達的目的並不單單在於提供歷史的參照點,而且突顯上帝的介入和工作是在實際的歷史中發生,但又不像普通人的想法是要依賴人間的力量和權勢。

當然這些部份的政治人物其後與耶穌及施洗約翰都有張力產生,更重要的是跟著會記載當時的宗教情況,就是「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不過好快就轉到去曠野的記載,就是上帝的話臨到曠野的約翰。

如果站在當時人的角度,正常來說,上主的話應該臨到聖殿,而臨到曠野,會令人想起昆蘭群體,什麼是昆蘭群體,大約於主前140年左右,稱為馬加比時期,即是猶太人有一段時間獨立自治的時期,但不論政治及宗教都十分腐敗,於是有一班人決定退隱到昆蘭曠野,建立一個小型社群。

而隨著死海古卷的發現及研究,學者認為施洗約翰好可能也是昆蘭群體,因為昆蘭群體的講論都強調末後的審判,也是責備當時猶太社會中的宗教領袖。重視“活水”的潔淨禮儀,都是與悔改洗罪有關,而且按約翰福音記載,施洗約翰是有門徒的。這樣作者這樣的鋪陳,很可能是反映耶路撒冷宗教領袖的敗壞。

按照經文的繼續的脈絡,見到有猶太的百姓是願意主動走到去曠野,接納另類的神聖的操練,而約翰對前來的猶太群眾的描述和宣講亦極其嚴厲,例如罵他們「毒蛇的種類」,此後路加記載有關約翰和前來接受洗禮者的對話,亦是四卷福音書中獨有的資料,這些材料的運用我曾經提及過,作者是一個關注弱勢,「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並且顯示路加福音另一個的重點是「信仰與現實生活的關係」,路加筆下所表述的信仰並不僅僅是個人心靈的滿足或慰藉,更是有實際的生活和社群的意義。

我個人對甦靈教會弟兄姊妹的認識, 我認為路加對施洗約翰的敘事,尤其是約翰的教訓、榜樣很值得我們參考及借鏡。

首先,假如我們假定了約翰就是昆蘭群體的其中一個群體的話, 我們的教會的成立就是對建制教會的不滿,並且,我們的組成就是要建立我們與聖經的對話及實踐。按我的觀察, 大家幾滿足於現狀, 但我認為,首先,我們當效法施洗約翰多些操練,身體與靈性也重要, 此外,走出教會服侍社區,之前我們有提過,當然,我們不用效法別的教會辦橋底崇拜,具體是什麼,我們需要按我們的處境再去考量,否則,信仰很容易會停留在頭腦上。

求上主垂顧我們,誠心所願。

(大夫)

【講道筆記】馬太版本的耶穌降臨(太二)

馬太描寫的耶穌來臨,帶給我很多煩惱。因為這故事主要是講耶穌來臨帶來了動盪不安,繼而有很多嬰孩因而死亡。但最令我感到困惱的,是馬太認為無論是屠殺或者是走難,都是為了要應驗先知所說的話。這故事沒有英勇的犧牲者,只有無辜被害死的嬰孩;東方博士,約瑟都是受到啟示而行動的人,並不存在道德選擇。

路加寫耶穌是寫「他是明日之星」,馬太寫耶穌是「應許之子」,是用猶太人的過去烘托出來的。我們要讀懂這段,就得接受馬太的前設--耶穌的來臨並不如傳統聖誕歌般和平嫻靜,彌賽亞的降臨有如摩西、耶利米,在壓逼中的救主。

這位在壓逼中降臨的救主,沒有神奇地阻止悲劇發生,壓逼持續,甚至耶穌自己也在壓逼中死亡,他的門徒也不斷被壓逼(直到後來變成壓逼者)。耶穌來,不是要終止這一切的嗎?

Now let see the bright side. 基督沒有一下子終結了悲劇,他將終結悲劇的力量和方法告訴了他的真門徒,而歷世歷代都有他的真門徒延續基督的使命,直到今日。

這段經文也告訴我們,歷史中只要神運行,就會對抗權力,權力就會設法消滅神的工作。這既是指標,也是提醒。當我們做神要我們做的事,是一定會有攔阻的,可能來自政權,但我認為更多時只要在生計上纏繞我們,就可以了。

【講道筆記】少年耶穌(路二41-52)

少年耶穌,是路加獨有的記載。

路加的寫作意圖

這段落的寫法,明顯參考童年撒母耳,今天的舊約經課正是這段。請看以下比較:

  • 馬利亞尊主頌(Luke 1:46–55)vs 哈拿之歌(1 Samuel 2:1–10)
  • 孩子撒母耳漸漸長大,耶和華與人越發喜愛他。(1sam2:26)vs
    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luke2:52)
  • 耶穌震懾文士 vs 撒母耳在耶和華話語稀少的日子聽到神的聲音

除此之外,有學者認為《路加福音》的讀者是外邦人,而路加這樣的描寫,除了參考撒母耳,也是想令人聯想起凱撒奧古斯都(屋大維),他也同樣是少年時就顯出非凡的識見。無論如何,作者的意圖很明顯,是要讀者知道耶穌就如古今偉人,少年聰敏。

神的成長

亞流主義者(他們認為耶穌是半神)就以「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大造文章,指耶穌沒有可能是神,因為神有完未的智慧,以無可能「增長智慧」。但路加的少年耶穌並不是一開始就外掛全開,他是一個好的聆聽者,好學生多過一個挑戰者。他向宗教領袖學習。耶穌要「學習」這一點值得我們深思,完美的上帝在人間都需要學習,那麼有沒有可能他仍然在學習中?

【講道筆記】由毒蛇的孽種講到喜樂

前言

施洗約翰,怎樣和「喜樂」連上關係?一般來說,他的形象都係癲佬咁。而今日的經文對喜樂隻字不提,也令人很難聯想到喜樂。我們要問的是,我們要的開心和聖經說的「喜樂」差距有多大?我們要怎樣才會得到喜樂?這段經文分三大段,段落明顯,三段各有信息。以下我嘗試用「喜樂」為題將它連繫。

7約翰對那出來要受他洗的眾人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憤怒呢?8你們要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裏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9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

第一段,是施洗約翰對以色列人的警告。警告的內容是叫他們不要以為有「亞伯拉罕子孫」為身份就無問題。這信息能輕易代入我們的場境。「你班陷家剷,你無好以為決過志就唔驚審判呀?你們要生生性性,好對得住你話自己『認罪悔改』。不要自己心裏說:『我們有耶穌基督為救主。』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興起基督徒來。」這段帶出的喜樂方法是哈維爾說的「活在真實中」我們要面對真相,我們自己的真實狀況,不要再找藉口,不要覺得「碌得過」,不要覺得決過志就無問題。結果子的話題,在路六43-45、路八15、路十三9都出現過,我們不能忽視。

10眾人問他:「這樣,我們該做甚麼呢?」11約翰回答:「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12也有稅吏來要受洗,對他說:「老師,我們該做甚麼呢?」13約翰對他們說:「除了規定的數目,不要多收。」14也有士兵問他說:「我們該做甚麼呢?」約翰說:「不要勒索任何人,也不要敲詐人;自己有糧餉就該知足。」

第二是個關於喜樂的條件是知足。這段約翰對三類人講他們應該做甚麼。不約而同地是關於知足的。但請留意,這些人都是(相對)有社會地位的。所以不要以為我在說是那種無論甚麼境況也要知足。不是。相反,不是對 status quo 滿足,是關於對社會的批判,特別是對政府和權力。不應濫權,不要得到過於應有,令社會分配平均,這才能達至人人都安居樂業。

15百姓期待基督的來臨;他們心裏猜測,或許約翰是基督。16約翰對眾人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17他手裏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穀物,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18約翰又用許多別的話勸百姓,向他們傳福音。

第三是認識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是誰。人們認為他是基督,這是施洗約翰成為一時風頭的機會,他大可以廣納門生,令他的佈道工作推行得更廣更深。但他沒有這樣做,他否認了他是基督。約翰的狀況是沒有逾越他的身份。而我們大部份人,是逃避我們的身份。我們沒有做足作為門徒的責任,沒有完全活在呼召中。無論是逾越(over)或逃避(under)都是沒有活在真正的身分中,這樣不會有真喜樂。

(由於我經常投訴教內流行詩歌題材狹窄,難以配合講道,所以我自己作。我採用短頌形式,易搞易記易上腦。希望大家用得著)

 

【講道筆記】眼盲心清的瞎子巴底買

46到了耶利哥;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出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討飯的瞎子,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坐在路旁。 47他聽見是拿撒勒的耶穌,就喊著說:「大衛的子孫耶穌啊!可憐我吧!」 48 有許多人責備他,不許他作聲。他卻越發大聲喊著說:「大衛的子孫哪,可憐我吧!」 49 耶穌就站住,說:「叫過他來。」他們就叫那瞎子,對他說:「放心,起來!他叫你啦。」 50 瞎子就丟下衣服,跳起來,走到耶穌那裡。 51 耶穌說:「要我為你做甚麼?」瞎子說:「拉波尼(就是夫子),我要能看見。」 52 耶穌說:「你去吧!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立刻看見了,就在路上跟隨耶穌。

這段經文內容可算沒有什麼波折,一個頗直接的醫治故事。傳統福音派的教導,大概會集中在巴底買的信心是何等可歌可泣,然後呼籲大家學習。誠然,信心在此段確為重點,而我想用三個不同角色切入。

代入門徒

我們以為我們知道耶穌想做什麼,於是我們希望為主掃平障礙,但是,耶穌要做的正是我們攔阻的。伏線是,門徒和跟隨耶穌的人並不明白耶穌的心腸。這是從第九章就開始不斷 articulate 的氣氛,門徒並不了解耶穌的行動、任務、心腸。

代入瞎子

瞎子的信,可貴在他求的事情很大。當耶穌問他可以為他做些什麼的時候,巴底買可以有很多的答案。他大可求耶穌給他些零錢,但他求的事很難。馬可記錄這個例子,一方面是要寫下巴底買的來歷,另一方面是要向讀者示範信心應該是怎樣。當然,這故事的重點是要講耶穌。

代入耶穌

耶穌並不是主動去醫治巴底買的。耶穌似乎是發覺有騷亂之後才去幫他。耶穌有時會主動醫病,但他通常都比較欣賞尋求祂的人,而且帶著信心來到他面前的,耶穌並沒有拒絕過誰。如果要比較,可以說,那些責備巴底買的群眾,心眼是盲的;而巴底買的心眼卻能見到耶穌。

【講道筆記】希律都幾like施洗約翰,不過⋯⋯

馬可福音記施洗約翰(JB)的死,比其他福音書詳細。JB的死,極其荒誕。JB是隱修者,但他並不是在曠野不問世事。他批判權貴——約翰曾對希律 說:「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

因為這事,他被收監。但聖經補充了希律的心態——「因為希律知道約翰是義人,是聖人,所以敬畏他,保護他,聽他講論,就多照着行 ,並且樂意聽他。」

後來,在一場宴會中,希律向一位女子誇下海口,說他可以將國家的一半送她賀壽。那女子就要求JB的人頭。希律照辦。這裡聖經又補充了他的心態。「王就甚憂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不肯推辭」

故事的焦點,是希律。因為只有主角才會有心聲。

希律的選擇並不是「有口齒」,而是因著害怕得失權力圈子的地位,埋沒良心。然而,這故事不是告訴你「不要學希律」的。這故事是用來告誡初代信徒,政權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他們對平民百姓有絕對權力,但圈子內卻隨時互相呑噬,所以權力不是漸漸流失的,而是一下子蕩然無存。這樣的高壓下,希律當然是保住權威,犧牲JB。

耶穌的信徒的遭遇也一樣。宣揚真理的人,除了不受本族本家歡迎,也不會受政權歡迎。馬可記下這筆,就是要準備門徒接受現實。要接受現實的,還有我們。

放棄依附政權吧。他們或許會在某一刻「聽你講論」甚至敬畏你,但他們也可以一腳將你伸開。我們要做的就是宣講真理,無論誰來聽,都不折不扣。

死是一定會死,但企著死和跪著死,是兩種死法。企著死能撒宣教的種,跪著卻不能。

另一件事有點離題,個有關。JB 生前向他的門徒介紹耶穌,之後他們也成了門徒。引申出來的想法,是在迫逼當中的反抗者,要互相照應。

我們的時代和JB被斬的光景不遠了,讀好啲經就知要點處憂患。現在開始也不遲。

【講道筆記】耶和華用心眼看(撒上十六1-13)

16:1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預定一個作王的。」
16:2 撒母耳說:「我怎能去呢?掃羅若聽見,必要殺我。」耶和華說:「你可以帶一隻牛犢去,就說:『我來是要向耶和華獻祭。』
16:3 你要請耶西來吃祭肉,我就指示你所當行的事。我所指給你的人,你要膏他。」
16:4 撒母耳就照耶和華的話去行。到了伯利恆,那城裡的長老都戰戰兢兢地出來迎接他,問他說:「你是為平安來的嗎?」
16:5 他說:「為平安來的,我是給耶和華獻祭。你們當自潔,來與我同吃祭肉。」撒母耳就使耶西和他眾子自潔,請他們來吃祭肉。
16:6 他們來的時候,撒母耳看見以利押,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
16:7 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16:8 耶西叫亞比拿達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說:「耶和華也不揀選他。」
16:9 耶西又叫沙瑪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說:「耶和華也不揀選他。」
16:10 耶西叫他七個兒子都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說:「這都不是耶和華所揀選的。」
16:11 撒母耳對耶西說:「你的兒子都在這裡嗎?」他回答說:「還有個小的,現在放羊。」撒母耳對耶西說:「你打發人去叫他來;他若不來,我們必不坐席。」
16:12 耶西就打發人去叫了他來。他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耶和華說:「這就是他,你起來膏他。」
16:13 撒母耳就用角裡的膏油,在他諸兄中膏了他。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撒母耳起身回拉瑪去了。

這篇筆記會很簡短,因為要解釋的並不太多。

第一個值得留意的撒母耳。這個老路縱橫的撒母耳,和孩童時「請說,僕人敬聽」的撒母耳已經是兩個人。在這個故事中,他多了很多自己的意見,例如他其實喜歡掃羅,所以對上帝廢掃羅,其實頗有意見;又例如他自己心裡認為以利押(大衛大佬)是神的受膏者。但是,有意見還有意見,聽話還聽話,撒母耳最後還是那個聽上帝話的先知。

我地其實都係咁。至少,在多多意見一點上,我們的確多意見。撒母耳係一個理想既榜樣,佢照講出佢既憂慮,意見,然後由上帝負責解決那些難題。當然最後佢係順服啦。但撒母耳有一件事是我們學不來的,他能輕鬆聽到神和他說話。well…

第二點。「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這句金句很容易帶來一種誤會,就是上帝只談內心,不談「外貌」,而我們對外貌的引申,就是總總客觀條件。即是說,這句經文常常用來合理化「只要有心就好,不要看條件」,甚至認為看條件就是錯。根據李思敬的解釋,這句經文應譯為

「人用眼睛看;耶和華用心看。」

「耶和華用心看」與「耶和華是看內心」雖然很似,但意思就很不同。第一,「耶和華用心看」並沒有否定神也會看條件(即表象)。而我大膽推斷,如果譯做「耶和華用心眼看」就能更清楚表達人和神的分別。人看到表象,神穿透事情的表面,看到核心。然而,這又是不是只有神才做到的呢?未別。

「用心眼才能看清世界」並非基督教獨有的想法,這是世界各地都流傳的民間智慧。在此借韓麗珠的講法——「心眼在哪裏?如果眼睛只是一個隱喻,看見指的是,透徹地看到事物的本質、人們行事的底蘊,以及真心或私心」

要用心眼「看」人,其實是要「聽」,聆聽人內心的微聲,聆聽人不說出口的吶喊。其實,聆聽神,也許更易,因為神的心聲,都寫了在聖經,你要是肯讀,就大概能聽到七七八八。人的心,比神更難聽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