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文】黑白顛倒,港共惡毒

2020年4月26日(復活期第三主日)崇拜禱文

公義的主,慈愛的主,黎明前的黑暗,令我們感到氣餒絕望。我們盼望祢的救贖會在今世來到,然而我們等了很久,仍未見曙光,上主,為何祢不聽我們的禱告?

香港的司法制度,早已淪為政權的打壓升斗市民及抗爭者的機器。有人使用暴力,拎刀斬傷守護連儂牆的人。卻獲得輕判。裁決的法官,理應為公平公正,卻推諉被告的行為,乃因社會運動的壓力而起,如此豈能服人?上主,我們求祢,替我們討回公道,讓惡人得到懲罰,讓惡人受到詛咒,讓惡人永墮地獄。

我們看見疫情之下,香港百業蕭條,不少人失去生計,下令禁業的港共政權卻遲遲未肯向市民賠償,心腸之惡毒,實在令人髮指。我們詛咒港共政權,詛咒指揮港共政權的林鄭月娥,詛咒不斷殘害市民的香港警察,我們更詛咒港共之上的中共政權,我們求主毀滅中共此殺人的政權。

我們不斷地祈禱,願祢詛咒惡人,保護義人,我們深信,上主祢始終不會棄我們於不顧,一定會還我們公道,我們求祢繼續垂聽我們的禱告。

阿門。

撰文:水
圖:now新聞

【禱文】疫情未止,百業蕭條

2020年4月19日(復活期第二主日)崇拜禱文

上主,我們感謝你,因為祢的捨身,令世界都得到救贖,令我們悔改歸向祢的,得到盼望,得到安慰。我們感謝祢,即使我們惡貫滿盈,祢仍然以祢的慈愛等待我們悔改。我們感謝祢。

地上的惡者,依然作惡多端,囂張拔扈,尤其是流人血的中共港共政權,中共在世界上作惡罄竹難書,對外輸出病毒,又欺負小國,建水壩截斷東南亞諸國的水源,此乃置人於死地之行為,對內則打壓反對聲音,欺侮維吾爾人,只為了予取予攜。我們對這些暴行深惡痛絕,只可惜我們禱告之後,仍未看見上主的公義到來,我們唯有繼續謙卑地向祢禱告,求祢為我們伸冤。我們看見世界都得知中共之惡,似有全球反共之意,漸有曙光。若此乃上主的意思,我們求祢好好懲罰中共,願那些作惡者都得到報應。

我們又繼續為香港的情況禱告。疫情未止,百業蕭條,民生困苦,坊間已有結業潮,我們為那些因這次疫情而失業的人禱告,求祢給他們一條出路。而政權借防疫濫用條例打壓反對聲音,更是令人憤怒,我們求主擊打那作惡的政權爪牙,給他們應受的報應。但今日抗爭舉步維艱,也是香港人之共業,我們應當悔改,謙卑自身,求祢原諒。

我們求祢鑒察我們的心,在繼續在亂世之中,忠心耿耿,作祢的門徒。阿門。

撰文:水
圖:網絡

【禱文】毋用顫驚,快樂唱歌

2020年4月12日(救主復活日)崇拜禱文

上主,二千年前祢的肉體和寶血成就了救恩,叫一切跟從祢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祢從死裏復活,我們就有了指望。為此,我們來到祢跟前,我們讚美祢,我們將永生的榮耀歸予祢。

然而,在我們身處的地方,黑暗仍環繞我們。我們努力過,我們禱告過,但我們未見到公義。我們質疑,我們迷惘,因我們未見到公義。我們連過上正常生活的希望也沒有。上主,願祢憐憫我們,拯救我們。

若祢願意,願祢拯救這個彎曲悖謬的世界,把惡者從地上剪除,把造成這一切一切的中共剪除,也為世上執意要與中共為伍的國際組織剪除,免得牠們遺禍世界。

若祢願意,也願祢拯救這個早已墮落的香港。中共港共作的惡隨處可見,多少抗爭者仍舊受政權迫害,然而,眾人不論政見為何,都是只顧黨爭,口講公義卻行不出來,口講國際卻無視世界局勢,到頭來還是服膺在以抗疫為名的暴政之下,多少人正常生活的權利也要被政權和那些微生物專家奪去。上主,我們許多時候不見公義,就連常理也看不見了,願祢憐憫,願祢的國行在此地,願祢藉著這近一年來的人災人禍,把祢不喜悅的、假冒為善的人和事剪除,賜下這地重生的機會,也賜下憐憫予回轉的人。

求祢拯救眾教會。不少教會在這個時候只能效法世界,無所作為。許多教會本在這個世代已甚無作為,而教會在疫情下更是躲在斗底下,以抗疫之名跟隨暴政腳蹤。上主,我們只願祢的光照亮我們,願祢拯救,讓我們緊緊跟隨祢,而不盲目效法世界。

上主呀,我們等候多時,本已甚無盼望。然而祢為我們死而復活,我們就不用顫驚了。我們必會快樂唱歌,因為祢已復活,祢的大能必再彰顯。

禱告奉主名求,聖子、聖父和聖靈,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門。

撰文:法師
圖:網絡

【禱文】「疫情」不止,暴政不息

2020年4月5日(棕枝主日)崇拜禱文

上主,二千多年前祢以肉體和寶血成就了救恩。二千年後的我們仍舊記念祢的大愛,祢的作為。因祢從死裏復活,我們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仍有所盼望。

在這人禍連年的香港,我們的苦惱和憂愁與日俱增。從2014年開始,黑暗從未離開過我們,至去年六月直到今天,我們直墮死蔭幽谷裏。上主,我們何時才能看見祢的作為?

上主,面對自六月起的社會情況,我們尚且知道怎樣向祢禱告,但面對武漢肺炎所引起的人禍,我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禱告,因為真理永不在任何人的手中,即使我們如何自詡看透世情,我們所看所知的,也許只是真理的極少部份,而全知全能的,就只有祢。上主,我們只願祢的恩手不要離開我們,保守一眾患病的人,亦保守一班因各種原故需在崗位對抗肺炎的醫護人員。

我們亦為自己的無知和恐懼向祢求告,求祢憐憫。因我們對疫情的恐懼,造就了港共無端但看似合理的暴政,當中更有不少本業為科研或治病的專家推波助瀾,以最極端的方法估算疫情,令港人陷入恐慌,鼓動港共行以暴政。上主,求祢照亮我們的心,讓我們所說的,所做的,都合乎常理,讓我們不令身邊的人陷入無端的恐慌。也求祢光照那些有意無意造成恐慌的專家,讓他們知道,他們的一言一行對整個社會的將來有極深遠的負面影響。

我們也為恐慌過後可預見的社會狀況禱告,願祢憐憫。為這場仗,將來不知多少人面臨失業,也不知多少家庭和社會問題會浮現,而中共和港共也不知會因此行甚麼暴政。此刻教會也不知能為這狀況做甚麼,我們現在能做的,實在比社會抗爭時期更渺小。上主啊,求祢光照我們,叫我們在這艱難而無可所為的時候,更加定晴於祢。

願祢堅固我們的信心,因為祢應許過,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有收成。願祢把造成這場武漢肺炎災難,但今天竟惺惺作態,為因這場災難而被迫死亡的人大搞龍鳳的中共滅去,也叫港共和香港警察同受此禍,叫港人和世人因牠們的消亡而得救,像祢死而復活一樣,叫世人因而得新生。

禱告奉主名求,阿門。

撰文:法師
圖: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