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經筆記]時常禱告,以量取勝?路十八章1-8

1 耶穌對他們講了一個比喻,教導他們要時常禱告,不可灰心。 2 他說:「某城有個法官,既不敬畏神,也不尊重人。 3 那城裏有一個寡婦,常常到法官那裏,說:『請為我向我的對頭討個公道。』
4 「有好一段時間法官都不肯,但後來他心裏說:『雖然我不敬畏神,也不尊重人, 5 只因這寡婦不斷煩擾我,我就為她討個公道吧,免得她終日不斷攪擾我。』」
6 主說:「你們聽聽這不義的法官所說的話。 7 神所揀選的人日夜呼喊他,難道他會延遲不給他們討回公道嗎? 8 我告訴你們,他很快就要為他們討回公道。不過,人子來到的時候,他在地上找到這樣的信心嗎?」(路加福音18章1-8節,新漢語譯本)

經文作者先從結論講起,主耶穌今次的比喻是要教人「時常禱告,不可灰心」(18:1),然後第2至第7節的對比也十分清晰,就是連一個邪惡的法官都會因為怕人煩而履行職務(18:2-5) ,更何況是滿有公義慈愛的上帝,祂必定會回應日夜哀祂求的人(18:6-7)。這段經文的教導簡單直接,適合各大小教會做講道信息和主日學,是次查經筆記可以圓滿結束了。
……………………..
……………
……
但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這段看似清晰的經文,卻隱藏著三條信徒經常要面對的問題。第一,上帝真的有為患難中的人及時主持公道嗎?第二,我們的禱告要以數量取勝,多求多應允?第三,耶穌在第八節的說話,是希望我們保持信心等他回來,定還是立flag預言到主再來的時候,人類已經不再對神擁有信心?

當我們從第一條問題的角度去察看經文,就會發現經文並沒有想像中的清楚明確。查經當晚,小弟先入為主認定了寡婦必有莫大冤情,法官必需為她討回公道。聖經有大量教導叫我們要對孤兒寡婦伸出援手,但同時也明確指出審判的不能偏袒窮人(利19:15)。在今次的比喻中,我們看到呼求的是寡婦,但我們其實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她有個「對頭人」,我根本沒有證據說明她有莫大冤情。世上有很多苦難,很多人日夜呼喊,渴望公義會臨到他們身上。在一些是非黑白分明的問題上,例如是神職人員性侵小孩等案件,我認為這些小孩絕對是無辜的受害者,他們也有信仰背景,應該有不斷祈求上帝保護,但上帝卻沒有及時阻止悲劇發生。我必須向讀者們致歉,這等苦難問題我還未有答案能供給大家參考,所以我暫時未有資格處理這個問題。但回看經文,我們也許可以反思第二種可能性,就是這個寡婦的案件未必是冤情。假設這只是和對頭人有理說不清的糾紛呢?好像有時我們看到一些教會內的糾紛,自稱受害人的叫苦連天、懇求公義,可是他的對頭人卻同樣自稱苦主。有時我們難以得知誰大話連編、誰沉冤待雪,甚至乎當我們仔細研究其糾紛原因後,居然發現令這些苦主哀哭切齒的起因不過是一些雞毛蒜皮之事,看似大是大非的問題原來只是小心病滾成雪球,這實在令人哭笑不得。在一些令人痛心疾首的苦難問題上,我們不知道為何上帝的審判未有及時到來,我們只能默默等待,繼續相信。但如果這段經文所說的審判,只是對應上述情況的糾紛,那麼遲來的審判就十分合理。當我們認為自己處於苦難,有冤無路訴時,也許這未必是事實。假設我們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漠視自己對他人所造成的傷害,看不到自己的責任,所謂的冤情原來只是一場鬧劇,那麼上帝的確沒有必要優先處理我們的問題。但經文卻保證上帝必定會給我們一個公義的判決,問題總會被解決,我們的對頭人會得到他應有的懲罰或寬恕,而我們也會吃下自己種的果。那麼等待上帝判決的時間就有多一重意義:我們不斷對祂呼喊,同時思考自己的申訴是否合宜、對方是否真的十惡不赦、彼此的問題是否嚴重到要向上帝咀咒對方等等,不斷與上帝溝通,三省吾身。

第二條問題比上面的苦難問題容易處理,因為經上關於祈禱的教導都十分清晰。就看看連接着是次經文的路加福音18章9-14節,同樣是一個兩者對比的比喻。比喻中的法利賽人因為自以為義而祈禱感謝上帝,他說自己品格高尚,不欺壓人,還經常禁食和奉獻。相比之下,稅吏的祈禱就只有在上帝面前痛哭認罪,求主幫助。假設法利賽人所言屬實,那麼他的確是個常人指標的好人,也做到時常禱告。法利賽人說自己行為良好,不像這個稅吏(18:11),也就說明這個稅吏的行為與前者完全相反,壞事做盡。但結果又怎樣呢?主耶穌更看重這個壞人的祈禱,而時常禱告的法利賽人卻沒有得到讚賞。時常禱告未必能討主喜悅,不能只重量不重質。地上沒有義人,一個也沒有,就算公義如約伯,也沒有資格以自己的義和上帝的義作比較當面對質,更何況是這個心高氣傲的法利賽人,在上帝面前自稱為義實屬輕看上帝對公義的標準,根本是自取滅亡。在這裏我需要補充一點,雖然耶穌更加欣賞稅吏的禱告,但單單認罪求救也未必能令一個惡人成為義人,因為耶穌只是說稅吏比法利賽人「算為義」(18:14),沒有說他能進天國,也許謙卑的祈禱只是基本要求。最後,雖然耶穌重視祈禱的質素,但不代表我們可以漠視數量,質和量不是二元對立,否則時常禱告的教導就沒有意義了。人為何要時常禱告?寡婦要時常呼喊,煩到連個狗官都不得不回應,但對着全能全知的上帝,我們就算不煩祂,祂都必定知道我們的需要,也承諾總會主持公道。如果不是為了煩上帝、提醒上帝的話,我們到底為何要日夜呼喊呢?比喻中的法利賽人時常祈禱,可能是重視傳統、或單單為了證明自己是義人,這是反面教材,去到我們現今世代也是如此,就算不斷搞大型福音佈道祈禱會也好,再頻密、再多人也好,缺少核心價值也是徒然。稅吏比法利賽人做得多的不只是謙卑,他同時知道自己活在痛苦當中,需要被上帝拯救。回看路加福音第10章的撒馬利亞人比喻,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10:29),耶穌卻反問他「誰是那落在強盜手中的人的鄰舍」(10:36),這句說話其實已經是比喻的其中一個重要教導。律法師自視甚高,特登去挑戰耶穌無非是因為深信自己已經掌握了信仰的奧秘,但耶穌卻把他的視點從尊貴的律法師拉低至落在強盜手中的人,因為只有清楚明白自己是受害者的人,才能參透到信仰的奧秘。知道自己是罪人、知道自己活在痛苦當中,才會渴望被拯救,明白這份愛的可貴,會不斷對上帝求救。原來時常禱告、日夜呼喊,不過是人類應有的自然反應,就是被人打時總會識得叫痛叫救命。

最後,要處理第三條問題,首先要搞清楚耶穌所指的信心是什麼。假設我之前的論點成立,時常禱告就是識得嗌痛的話,那麼信心就是相信上帝終會拯救我們。然而,識得嗌痛並沒有想像中咁簡單。回看二戰歷史中的教訓,在進入毒氣倉之前勇於反抗納粹黨的猶太人寥寥可數。更可悲的是,當時有不少猶太人社團的高層幫助納粹黨送自己的族人進集中營,被送的也乖乖接受排隊上車,逃避現實不敢想像自己最終真的會被屠殺。當痛苦去到一個點,人往往會不敢去面對,也不再有動力去求救或反抗,甚至乎會迫自己默默接受痛苦,拒絕抱持希望以免繼續失望。去到今時今日一個比較和平的世代,當然我們每日面對的痛苦不能和集中營相比,但我們的意志卻是同樣地被消磨。每當社上會有離譜的事情發生,大眾第一反應不再是嗌救命,而是口頭禪式的「係咁㗎啦」,甚至乎會認同加害者的一方。為了減輕痛苦,我們選擇了無視痛苦。雖然教會總會有零碎聲音為世上的苦難禱告,求主的公義得彰顯,甚至乎挺身而出,但選擇無視苦難的人卻佔大多數,更有人為脫離苦難而加入加害者的一方。返教會好像已經不再是為了準備迎接主再來,明明主再來的日子連人子也不知道,但大家好像不再期待了,彷彿認定在自己有生之年也不會發生一樣。社會上的苦難問題層出不窮,多到令大眾的情感已經反應不來甚至厭倦思考,這種社會風氣導致成功神學掘起,信徒着眼於虛空的名成利就,為了生活習慣無視苦難,逐漸忘記自己依然活在罪和痛苦當中,忘記自己是受害人、是等待救贖的人,自然不再日夜呼喊了。到主再來的日子,到底我們還有信心、還會識得嗌救命嗎?

文:W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