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文】疫症蔓延,求主眷顧

2018年8月26日(聖靈降臨期第十四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全能的上帝,祢的眷顧讓我們在此地得享長久生命的年日。然而,此地禍患連連,但求祢拯救我們,讓我們在各種患難中能得安息。

最近登革熱爆發,不斷有受感染的消息傳出,此時人心惶惶。但求主保守讓疫情制止,受感染者也不至於死。同樣影響健康的還有近日連連超出各指標的污染空氣,我們連吸一口新鮮空氣的權利也沒有。求主看顧我們的健康,並保守香港不至於鄰國的首都一般污濁。

感謝主,「行李門」事件在經歷兩年多後獲得公義的判決。我們為提出訴訟的空中服務員禱告,求主讓她免於被權貴迫害。亦求主讓各個為服務特權而暗中操作修例的人或機構得應得的責罰。

求主在教會尋找新地方上指引我們,帶領我們,好讓我們能找到合乎主及會眾之用的地方。

禱告奉聖子和聖父、聖靈,惟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Foon
圖:香港電台/政府新聞處

[查經筆記]勞思逸淫,恨錯難返(士10-12章)

10:1 亞 比 米 勒 以 後 、 有 以 薩 迦 人 朵 多 的 孫 子 、 普 瓦 的 兒 子 陀 拉 興 起 、 拯 救 以 色 列 人 . 他 住 在 以 法 蓮 山 地 的 沙 密 。
10:2 陀 拉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二 十 三 年 、 就 死 了 、 葬 在 沙 密 。
10:3 在 他 以 後 有 基 列 人 睚 珥 興 起 、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二 十 二 年 。
10:4 他 有 三 十 個 兒 子 騎 著 三 十 匹 驢 駒 . 他 們 有 三 十 座 城 邑 、 叫 作 哈 倭 特 睚 珥 、 直 到 如 今 、 都 是 在 基 列 地 。
10:5 睚 珥 死 了 、 就 葬 在 加 們 。
10:6 以 色 列 人 又 行 耶 和 華 眼 中 看 為 惡 的 事 、 去 事 奉 諸 巴 力 、 和 亞 斯 他 錄 、 並 亞 蘭 的 神 、 西 頓 的 神 、 摩 押 的 神 、 亞 捫 人 的 神 、 非 利 士 人 的 神 . 離 棄 耶 和 華 、 不 事 奉 他 。
10:7 耶 和 華 的 怒 氣 向 以 色 列 人 發 作 、 就 把 他 們 交 在 非 利 士 人 和 亞 捫 人 的 手 中 。
10:8 從 那 年 起 、 他 們 擾 害 欺 壓 約 但 河 那 邊 住 亞 摩 利 人 之 基 列 地 的 以 色 列 人 、 共 有 十 八 年 。
10:9 亞 捫 人 又 渡 過 約 但 河 去 攻 打 猶 大 和 便 雅 憫 、 並 以 法 蓮 族 . 以 色 列 人 就 甚 覺 窘 迫 。
10:10 以 色 列 人 哀 求 耶 和 華 、 說 、 我 們 得 罪 了 你 、 因 為 離 棄 了 我 們 神 、 去 事 奉 諸 巴 力 。
10:11 耶 和 華 對 以 色 列 人 說 、 我 豈 沒 有 救 過 你 們 、 脫 離 埃 及 人 、 亞 摩 利 人 、 亞 捫 人 、 和 非 利 士 人 麼 。
10:12 西 頓 人 、 亞 瑪 力 人 、 馬 雲 人 也 都 欺 壓 你 們 . 你 們 哀 求 我 、 我 也 拯 救 你 們 脫 離 他 們 的 手 。
10:13 你 們 竟 離 棄 我 、 事 奉 別 神 . 所 以 我 不 再 救 你 們 了 。
10:14 你 們 去 哀 求 所 選 擇 的 神 . 你 們 遭 遇 急 難 的 時 候 、 讓 他 救 你 們 罷 。
10:15 以 色 列 人 對 耶 和 華 說 、 我 們 犯 罪 了 . 任 憑 你 隨 意 待 我 們 罷 . 只 求 你 今 日 拯 救 我 們 。
10:16 以 色 列 人 就 除 掉 他 們 中 間 的 外 邦 神 、 事 奉 耶 和 華 、 耶 和 華 因 以 色 列 人 受 的 苦 難 、 就 心 中 擔 憂 。
10:17 當 時 亞 捫 人 聚 集 、 安 營 在 基 列 . 以 色 列 人 也 聚 集 、 安 營 在 米 斯 巴 。
10:18 基 列 的 民 和 眾 首 領 、 彼 此 商 議 說 、 誰 能 先 去 攻 打 亞 捫 人 、 誰 必 作 基 列 一 切 居 民 的 領 袖 。
11:1 基 列 人 耶 弗 他 是 個 大 能 的 勇 士 、 是 妓 女 的 兒 子 。 耶 弗 他 是 基 列 所 生 的 。
11:2 基 列 的 妻 也 生 了 幾 個 兒 子 . 他 妻 所 生 的 兒 子 長 大 了 、 就 趕 逐 耶 弗 他 說 、 你 不 可 在 我 們 父 家 承 受 產 業 、 因 為 你 是 妓 女 的 兒 子 。
11:3 耶 弗 他 就 逃 避 他 的 弟 兄 、 去 住 在 陀 伯 地 、 有 些 匪 徒 到 他 那 裡 聚 集 、 與 他 一 同 出 入 。
11:4 過 了 些 日 子 亞 捫 人 攻 打 以 色 列 。
11:5 亞 捫 人 攻 打 以 色 列 的 時 候 、 基 列 的 長 老 到 陀 伯 地 去 、 要 叫 耶 弗 他 回 來 .
11:6 對 耶 弗 他 說 、 請 你 來 作 我 們 的 元 帥 、 我 們 好 與 亞 捫 人 爭 戰 。
11:7 耶 弗 他 回 答 基 列 的 長 老 說 、 從 前 你 們 不 是 恨 我 、 趕 逐 我 出 離 父 家 麼 . 現 在 你 們 遭 遇 急 難 為 何 到 我 這 裡 來 呢 。
11:8 基 列 的 長 老 回 答 耶 弗 他 、 說 、 現 在 我 們 到 你 這 裡 來 、 是 要 你 同 我 們 去 、 與 亞 捫 人 爭 戰 . 你 可 以 作 基 列 一 切 居 民 的 領 袖 。
11:9 耶 弗 他 對 基 列 的 長 老 說 、 你 們 叫 我 回 去 、 與 亞 捫 人 爭 戰 、 耶 和 華 把 他 交 給 我 、 我 可 以 作 你 們 的 領 袖 麼 。
11:10 基 列 的 長 老 回 答 耶 弗 他 說 、 有 耶 和 華 在 你 我 中 間 作 見 證 、 我 們 必 定 照 你 的 話 行 。
11:11 於 是 耶 弗 他 同 基 列 的 長 老 回 去 、 百 姓 就 立 耶 弗 他 作 領 袖 、 作 元 帥 . 耶 弗 他 在 米 斯 巴 將 自 己 的 一 切 話 、 陳 明 在 耶 和 華 面 前 。
11:12 耶 弗 他 打 發 使 者 去 見 亞 捫 人 的 王 、 說 、 你 與 我 有 甚 麼 相 干 、 竟 來 到 我 國 中 攻 打 我 呢 。
11:13 亞 捫 人 的 王 回 答 耶 弗 他 的 使 者 說 、 因 為 以 色 列 人 從 埃 及 上 來 的 時 候 、 佔 據 我 的 地 、 從 亞 嫩 河 到 雅 博 河 、 直 到 約 但 河 . 現 在 你 要 好 好 的 將 這 地 歸 還 罷 。
11:14 耶 弗 他 又 打 發 使 者 去 見 亞 捫 人 的 王 、
11:15 對 他 說 、 耶 弗 他 如 此 說 、 以 色 列 人 並 沒 有 佔 據 摩 押 地 、 和 亞 捫 人 的 地 .
11:16 以 色 列 人 從 埃 及 上 來 、 乃 是 經 過 曠 野 到 紅 海 、 來 到 加 低 斯 .
11:17 就 打 發 使 者 去 見 以 東 王 、 說 、 求 你 容 我 從 你 的 地 經 過 . 以 東 王 卻 不 應 允 。 又 照 樣 打 發 使 者 去 見 摩 押 王 . 他 也 不 允 准 、 以 色 列 人 就 住 在 加 低 斯 。
11:18 他 們 又 經 過 曠 野 、 繞 著 以 東 和 摩 押 地 、 從 摩 押 地 的 東 邊 過 來 、 在 亞 嫩 河 邊 安 營 、 並 沒 有 入 摩 押 的 境 內 、 因 為 亞 嫩 河 是 摩 押 的 邊 界 。
11:19 以 色 列 人 打 發 使 者 去 見 亞 摩 利 王 西 宏 、 就 是 希 實 本 的 王 、 對 他 說 、 求 你 容 我 們 從 你 的 地 經 過 、 往 我 們 自 己 的 地 方 去 。
11:20 西 宏 卻 不 信 服 以 色 列 人 、 不 容 他 們 經 過 他 的 境 界 . 乃 招 聚 他 的 眾 民 、 在 雅 雜 安 營 、 與 以 色 列 人 爭 戰 。
11:21 耶 和 華 以 色 列 的 神 、 將 西 宏 和 他 的 眾 民 都 交 在 以 色 列 人 手 中 、 以 色 列 人 就 擊 殺 他 們 、 得 了 亞 摩 利 人 的 全 地 、
11:22 從 亞 嫩 河 到 雅 博 河 、 從 曠 野 直 到 約 但 河 。
11:23 耶 和 華 以 色 列 的 神 、 在 他 百 姓 以 色 列 面 前 趕 出 亞 摩 利 人 、 你 竟 要 得 他 們 的 地 麼 .
11:24 你 的 神 基 抹 所 賜 你 的 地 你 不 是 得 為 業 麼 。 耶 和 華 我 們 的 神 在 我 們 面 前 所 趕 出 的 人 我 們 就 得 他 的 地 。
11:25 難 道 你 比 摩 押 王 西 撥 的 兒 子 巴 勒 還 強 麼 . 他 曾 與 以 色 列 人 爭 競 、 或 是 與 他 們 爭 戰 麼 。
11:26 以 色 列 人 住 希 實 本 和 屬 希 實 本 的 鄉 村 、 亞 羅 珥 和 屬 亞 羅 珥 的 鄉 村 、 並 沿 亞 嫩 河 的 一 切 城 邑 、 已 經 有 三 百 年 了 . 在 這 三 百 年 之 內 你 們 為 甚 麼 沒 有 取 回 這 些 地 方 呢 .
11:27 原 來 我 沒 有 得 罪 你 、 你 卻 攻 打 我 、 惡 待 我 . 願 審 判 人 的 耶 和 華 、 今 日 在 以 色 列 人 和 亞 捫 人 中 間 、 判 斷 是 非 。
11:28 但 亞 捫 人 的 王 不 肯 聽 耶 弗 他 打 發 人 說 的 話 。
11:29 耶 和 華 的 靈 降 在 耶 弗 他 身 上 、 他 就 經 過 基 列 和 瑪 拿 西 、 來 到 基 列 的 米 斯 巴 、 又 從 米 斯 巴 來 到 亞 捫 人 那 裡 。
11:30 耶 弗 他 就 向 耶 和 華 許 願 、 說 、 你 若 將 亞 捫 人 交 在 我 手 中 、
11:31 我 從 亞 捫 人 那 裡 平 平 安 安 回 來 的 時 候 、 無 論 甚 麼 人 、 先 從 我 家 門 出 來 迎 接 我 、 就 必 歸 你 、 我 也 必 將 他 獻 上 為 燔 祭 。
11:32 於 是 耶 弗 他 往 亞 捫 人 那 裡 去 、 與 他 們 爭 戰 . 耶 和 華 將 他 們 交 在 他 手 中 。
11:33 他 就 大 大 殺 敗 他 們 、 從 亞 羅 珥 到 米 匿 、 直 到 亞 備 勒 基 拉 明 、 攻 取 了 二 十 座 城 . 這 樣 亞 捫 人 就 被 以 色 列 人 制 伏 了 。
11:34 耶 弗 他 回 米 斯 巴 到 了 自 己 的 家 . 不 料 、 他 女 兒 拿 著 鼓 跳 舞 出 來 迎 接 他 、 是 他 獨 生 的 . 此 外 無 兒 無 女 。
11:35 耶 弗 他 看 見 他 、 就 撕 裂 衣 服 、 說 、 哀 哉 、 我 的 女 兒 阿 、 你 使 我 甚 是 愁 苦 、 叫 我 作 難 了 . 因 為 我 已 經 向 耶 和 華 開 口 許 願 、 不 能 挽 回 。
11:36 他 女 兒 回 答 說 、 父 阿 、 你 既 向 耶 和 華 開 口 、 就 當 照 你 口 中 所 說 的 向 我 行 、 因 耶 和 華 已 經 在 仇 敵 亞 捫 人 身 上 為 你 報 仇 。
11:37 又 對 父 親 說 、 有 一 件 事 求 你 允 准 . 容 我 去 兩 個 月 、 與 同 伴 在 山 上 、 好 哀 哭 我 終 為 處 女 。
11:38 耶 弗 他 說 、 你 去 罷 . 就 容 他 去 兩 個 月 . 他 便 和 同 伴 去 了 、 在 山 上 為 他 終 為 處 女 哀 哭 。
11:39 兩 月 已 滿 、 他 回 到 父 親 那 裡 、 父 親 就 照 所 許 的 願 向 他 行 了 . 女 兒 終 身 沒 有 親 近 男 子 。
11:40 此 後 以 色 列 中 有 個 規 矩 . 每 年 以 色 列 的 女 子 去 為 基 列 人 耶 弗 他 的 女 兒 哀 哭 四 天 。
12:1 以 法 蓮 人 聚 集 、 到 了 北 方 、 對 耶 弗 他 說 、 你 去 與 亞 捫 人 爭 戰 、 為 甚 麼 沒 有 招 我 們 同 去 呢 . 我 們 必 用 火 燒 你 和 你 的 房 屋 。
12:2 耶 弗 他 對 他 們 說 、 我 和 我 的 民 與 亞 捫 人 大 大 爭 戰 . 我 招 你 們 來 、 你 們 竟 沒 有 來 救 我 脫 離 他 們 的 手 。
12:3 我 見 你 們 不 來 救 我 、 我 就 拚 命 前 去 攻 擊 亞 捫 人 、 耶 和 華 將 他 們 交 在 我 手 中 . 你 們 今 日 為 甚 麼 上 我 這 裡 來 攻 打 我 呢 。
12:4 於 是 耶 弗 他 招 聚 基 列 人 、 與 以 法 蓮 人 爭 戰 . 基 列 人 擊 殺 以 法 蓮 人 、 是 因 他 們 說 、 你 們 基 列 人 在 以 法 蓮 瑪 拿 西 中 間 、 不 過 是 以 法 蓮 逃 亡 的 人 。
12:5 基 列 人 把 守 約 但 河 的 渡 口 、 不 容 以 法 蓮 人 過 去 。 以 法 蓮 逃 走 的 人 若 說 、 容 我 過 去 、 基 列 人 就 問 他 說 、 你 是 以 法 蓮 人 不 是 . 他 若 說 、 不 是 、
12:6 就 對 他 說 、 你 說 示 播 列 . 以 法 蓮 人 因 為 咬 不 真 字 音 、 便 說 西 播 列 . 基 列 人 就 將 他 拿 住 、 殺 在 約 但 河 的 渡 口 。 那 時 以 法 蓮 人 被 殺 的 、 有 四 萬 二 千 人 。
12:7 耶 弗 他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六 年 。 基 列 人 耶 弗 他 死 了 、 葬 在 基 列 的 一 座 城 裡 。
12:8 耶 弗 他 以 後 、 有 伯 利 恆 人 以 比 讚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
12:9 他 有 三 十 個 兒 子 、 三 十 個 女 兒 、 女 兒 都 嫁 出 去 了 . 他 給 眾 子 從 外 鄉 娶 了 三 十 個 媳 婦 。 他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七 年 。
12:10 以 比 讚 死 了 、 葬 在 伯 利 恆 。
12:11 以 比 讚 之 後 、 有 西 布 倫 人 以 倫 、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十 年 。
12:12 西 布 倫 人 以 倫 死 了 、 葬 在 西 布 倫 地 的 亞 雅 崙 。
12:13 以 倫 之 後 、 有 比 拉 頓 人 希 列 的 兒 子 押 頓 、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
12:14 他 有 四 十 個 兒 子 、 三 十 個 孫 子 、 騎 著 七 十 匹 驢 駒 . 押 頓 作 以 色 列 的 士 師 八 年 。
12:15 比 拉 頓 人 希 列 的 兒 子 押 頓 死 了 、 葬 在 以 法 蓮 地 的 比 拉 頓 、 在 亞 瑪 力 人 的 山 地 。

即或婦人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上帝也不會忘記我們。但人類的記性又怎樣呢?士師記中的以色列人在危難時都會記起上帝是拯救者,然而當生活回歸安逸之際,他們就重蹈覆轍,再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遺忘救恩,任意墮落。士師記10章開頭記載着以色列的安逸年華,士師睚珥的三十個兒子、三十匹驢駒、和三十座城(10:4)都代表着以色列的和平、繁盛、和顯赫地位。儘管成功神學派多番強調富足生活並非罪行,但貪圖逸樂正正是令以色列人墮落的導火線。以色列坐擁圍繞着約旦河的國際經商幹道——沿海大道和王道。貿易優勢帶來繁榮安定,但通商便利的背後隱藏着被外邦文化入侵的危機。久而久之,以色列人就被外族同化,紛紛跟從巴力和亞斯她錄等外邦主流民間信仰,背棄鮮為人知的耶和華信仰(10:6)。長年在外經商的人也背棄律法,把異族通婚當成等閑事。被背叛的上帝把以色列交到非利士人和亞捫人手中。為了奪得亞嫩河至約旦河(11:13)這遍經濟命脈,亞捫人進一步向以色列宣戰。士師記千篇一律的戲碼又再上映:不見棺材不流淚的以色列人再次懇求上帝饒恕,立時除掉外邦神明以表效忠。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上帝並沒有立刻興起士師,經上只提到「耶和華因以色列所受的苦難而心裏焦急(10:16)」。這就是今次查經的主角 —— 耶弗他士師的奇特之處。耶弗他本是基列的長子,因自己是妓女所生而被弟弟們奪去產業繼承權趕往陀伯。廢除長子實屬違法(申21:15-17),然而道德淪喪的不只有耶弗他的家人,本應負責裁決家族糾紛的長老們也責無旁貸(11:7)。基列人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只要有人願意先行攻打亞捫,他們就答應把領袖之位拱手相讓(10:18)。耶弗他是大能的勇士,身邊更有一班陀伯的「無賴」。「無賴」其實不是解作市井混混,此詞原文為「虛無的人」,當代可理解為身無長物之人、無家者等。驍勇善戰的眼中釘和可有可無的冗兵,正是基列人夢寐以求的炮灰組合,難怪長老們能放下恩仇把他請回來。當然,耶弗他也未曾盡信他們,縱使長老承諾凡出兵的必成領袖,耶弗他卻說自己得勝後才作領袖(11:9),為以戰績令眾人心悅誠服,更祈求上帝在他們之間作證,以免他們違背諾言。耶弗他派使者與亞捫人談判,訴說當年約書亞率領以色列人入迦南地,路經以東和摩押疆界,但遭拒絕入境。以東人是以掃的後裔、摩押人是羅得的後裔,他們與以色列人理應情同手足,只許繞道不得交戰。此番話是要提醒亞捫人,因為他們同為羅得的後裔,卻為利益與以色列人開戰,不念手足之情。今天不少基督教名流為日漸壯大的中國背書,說中國人討神喜悅被神興起,但回看亞捫人,他們絕非敬虔的仁義之師,上帝當初只是利用這幫惡棍懲戒叛逆的以色列人,由此可見上帝的選擇與被選者的品格沒有必然關係。決意流兄弟血的亞捫人,下場必如當年攔途攻打以色列人的希實本王西宏。果然,上帝願意再次憐憫及時回轉的以色列人。當上帝的靈降在耶弗他身上,其實這場戰爭勝負已定,但惶恐的耶弗他因自己並非上帝所選而再度許願以求心安,多此一舉自作主張,發誓進行違反律法的活人燔祭(11:30-31)。激戰過後,耶弗他帶着勝利回歸,始料不及第一個出來跳舞迎接他的就是自己的獨生女。耶弗他嚐到魯莽起誓的惡果,女兒下山兩個月哀渡餘生,期間居然沒人出面制止此鬧劇,最後女兒帶着處子之身被活活燒死(11:39)。上帝未曾要求活人祭,耶弗他流了無辜人的血,殺人要填命。即使他並未被上帝擊殺,在沒有永生概念的舊約時代,絕後就等於是永死了。及後以法蓮人叛變,一如所料不承認耶弗他作領袖,造成以色列人第一次內戰,再度手足相殘,煮豆燃箕。耶弗他最終當了六年士師後去世,他的故事就此結束。12章與10章的平衡格局相映成趣,以色列人再度回歸安逸年華,看來墮落、悔改、再墮落、再悔改的戲軌將會永續輪迴。士師記的最後一句是「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21:25)」。以色列人貪戀安逸任意與外邦人貿易、任意跟從別的神、任意驅趕長子、任意自立領袖、任意與手足相殘、任意起誓、任意作活人燔祭、任意違背諾言。就算立了王帝也無法一勞永逸,因為任意而行就是墮落的本質,無論是掌權者或平民百姓、被上帝揀選的或沒被選上的,都會面對安逸靜好任意而行的誘惑。要跟從主,就要保持警醒,丟掉安逸享樂的幻想,莫要貪戀中產俱樂部教徒生活。

文:W

【查經筆記】保羅提及順服掌權者的原意:順服掌權者不是絕對(羅馬書13章)

本文為甦靈教會於2018年7月4日的查經筆記。閱讀者請細心閱讀下文所引的經文。

12:14要祝福迫害你們的,要祝福,不可詛咒。
12:15要與喜樂的人同樂;要與哀哭的人同哭。
12:16要彼此同心,不要心高氣傲,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不要自以為聰明。
12:17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
12:18若是可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
12:19各位親愛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給主的憤怒留地步,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12:20不但如此,「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做,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12:21不要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13:1在上有權柄的,人人要順服,因為沒有權柄不是來自神的。掌權的都是神所立的。
13:2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所立的;抗拒的人必自招審判。
13:3作官的原不是要使行善的懼怕,而是要使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只要行善,你就可得他的稱讚;
13:4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就該懼怕,因為他不是徒然佩劍;他是神的用人,為神的憤怒,報應作惡的。
13:5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神的憤怒,也是因著良心。
13:6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僕役,專管這事。
13:7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13:8你們除了彼此相愛,對任何人都不可虧欠甚麼,因為那愛人的就成全了律法。
13:9那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婪,或別的誡命,都包括在「愛鄰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13:10愛是不對鄰人作惡,所以愛就成全了律法。

背景及對象:

羅馬書成書日期為公元56年或57年,作者為使徒保羅,對象為羅馬教會信眾,其中大部份是外邦人基督徒。羅馬教會正在面對猶太人慢慢移居回到羅馬城(因之前羅馬城已經聚居了大量猶太人,但猶太教徒與基督徒常在羅馬城內發生暴力衝突,上任羅馬皇帝革老刁曾於公元49年曾驅逐所有猶太人離開羅馬,現任皇帝尼祿取消驅逐令) ,令猶太人可以進到羅馬城內居住。此舉令羅馬城內的外邦人基督徒又重新開始與兩種不同的猶太人發生衝突,教會外是猶太教猶太人的衝突,教會內是轉信了基督的基督徒猶太人的衝突。當時的羅馬皇帝是尼祿,當時他還未開始逼害基督徒,所以大部份的逼害相信是從猶太教徒而來。
錯誤的分段方式引致錯誤的結論:
如果以13:1作為中心去決定合理段落,最常見得分段範圍是以13:1 到13:7 ,段落大意是對在上掌權者即是政府的權柄的討論。如果藉此分段方式,加上抽離上下文和寫作背景,再配以字面解經,很容易就錯誤地得到「我們應該對在上掌權者無條件順服」的結論。
使我們容易錯誤地以13:1作為分段的第一句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因為這是13章的第一節,是聖經分章的範圍,很多時候我們的分段都是以分章的地方為界,所以有這個錯覺,但事實上原文並無分章節。第二是因為13章1節相對上文而言是比較突兀,因為「在上掌權者」這個字是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有點像是話題有所轉變,所以有更深的錯覺以為是分段的位置。
合理的分段:
12章14節到13章10節才是正確的分段範圍,
12:14是話題的轉變,因為這裡提到的逼害是從外而來的,而之前的話題一直都是教會內的相處,這一整個段落都是討論應如何應付教會外的衝突與關係。最明顯可以將12章尾和13章頭連在一段的重點字眼是「伸冤」,分別在12:19和13:4重覆出現,這段中「伸冤」和 「逼害你們的」可見是保罹在教導應如何應付教會外衝突。

而上文12:3-13則是討論教會內應如何一同事奉及以愛相處,根據背景資料,保羅應該是在教導猶太人基督徒和外邦人基督徒之間應如何互相配搭事奉及彼此相愛,而12:3-13:14兩段教會內外的相處是以12:1-2為應用的總綱:「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而由12章1節起是非常重要的轉折,因為1至11章的保羅所有的神學論述到12章1節起頭的「所以」正式進入應用的部分,就如我們平日崇拜講道進入應用的部份一樣。
因此,以下是12-13章的結構:

12:1-2 教會內外倫理的總綱
12:3-13 教會內的倫理:猶太人基督徒和外邦人基督徒之間應如何一同事奉及以愛相處
12:14-13:10教會外的倫理:應如何應付外來逼迫與對外關係

12:14-13:14 經文內容:

正如上述的分段,保羅的焦點在於教導羅馬基督徒應如何應付外來逼迫與維持對外良好的關係。12:14-19是說明應如何去用愛去對待教會以外的人,但在12:14的「迫害你們的」 已經透露了當時的確是有人逼迫當時的羅馬教會,所以保羅需要在這裡教導羅馬教會應該面對逼迫.而12:19節開始「各位親愛的,不要自己伸冤」中,新漢語譯本將「伸冤」翻譯成「報復」就更切合當時猶太教猶太人與羅馬基督教會之間互相報復的情況。保羅開始語重心詳地(「各位親愛的」) 勸告羅馬教會面對猶太教的逼害時應該用什麼方法,第一就是不要自己親自動手私下報復,因為上帝必定親自幫他們報復(12:19)。第二,保羅更在12:20引用箴言25:21-22教導如何「把炭火堆在仇敵的頭上」,就是善侍仇敵,令他們感到極度羞辱。

第三,在13:1開始保羅開始說明上帝會如何幫助羅馬教會報復逼害他們猶太教徒,就是上帝會利用他的作立的用(傭)人,也即是當時的羅馬官員。保羅提及順服官員有兩個用意,第一就是阻止教會自己私下去報復,因為他們親自報復就是作惡,「不要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12:21)」,作惡的結果就是會給政府「報應作惡的(13:4)」,並「自招審判(13:2)」。反之,逼害教會的人就是作惡的一群,上帝會利用政府去處理他們,令他們自招審判,並因神的憤怒得到報應。換而言之,保羅是想教導教會利用政府的手去處理那些逼害他們的人,所以說明政府的賞善罰惡作用,並指示教會遇到逼害時應該告上官府處理而不應私下了結。再者,1-11章所闡釋的神學內容(如:「猶太人和希臘人並沒有分別,因為眾人同有一位主;他也厚待一切求告他的人。」羅10:12) 也表明他們與猶太人之間並沒有誰比誰高等,大家都是罪人,都需要上帝的恩典,所以誰都不能私下定誰的罪,所以應交給官府處理。

我們嘗試大膽地推斷保羅的用意:為什麼保羅要如此教導教會。保羅的最終目標是宣教到西班牙(15:23,28),以當時的地理知識而言西班牙其實就是地極。保羅多次說明去西班牙要途經羅馬教會,而地理位置上羅馬是一個去西班牙傳福音必經的中途站及極重要據點,在人力上及資金上羅馬教會是支持保羅唯一可靠的力量。如果沒有羅馬教會,西班牙傳教之行是絕對是不可行的,所以保羅無論如何也要保住羅馬教會,所以不能讓羅馬教會與猶太教之間的衝突持續下去,以致驚動羅馬政府再次趕走所有猶太人基督徒或取締基督教。故此羅馬教會需要安穩地成長的機會。而且,推斷當時教會中可能有人不肯交稅給羅馬政府,這也可能開始引起了羅馬政府的注意,所以保羅也勸告教會需要交稅。因此,保羅透過宣告政府是為上帝的傭人的身份,一方面利用以保護教會,一方面由說教徒需要交稅,目的是為了保持羅馬教會安全及穩定。

順服掌權者不是絕對

最後,要處理的是13:1的建制最強金句「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因為這句金句的語氣太強烈,先是「人人」,然後一個雙重否定句,最後再加上一個「凡」字,所以不少對順服政府的神學信息也由這強句發展出來。但事實上,至少有三個角度可以挑戰這個順服政府的神學的絕對性。
在處境角度而言,當時的羅馬政府是一個相對良好而開明的政府,由取消猶太人在羅馬城的驅逐令已經可見,當時的司法制度完善,政府能夠發揮所以當時的政府是值得人人順服的政府,然而我們相信如果當時的政府是腐敗的話,保羅應該不會寫出相同的經文,因為政府會發揮不了為教會伸冤報復的作用。
在神學角度而言,傭人是要根據主人命令和準則去行事的,上帝的傭人只可以上帝的倫理準則去行使執法及司法權,如果上帝的傭人不以上帝的準則去行,那麼他們就不再算是上帝的傭人了。所以,如果政府不以上帝的準則去行使執法和司法權,政府就不再算是上帝的傭人了。
在政權本質的角度而言,我們要了解誰是真正掌權的,當時掌權的人是羅馬皇帝及其政府,因為古時的政權是以軍事征服的方式來實現,所以在上最高的掌權是皇帝;但在現代民主社會,政府只是被委任權力的機構,而真正的掌權的其實是人民,政府只是為人民服務的機構。故此,因為古時與現代政權的本質完全不一樣,所以並不能夠直接引用到現在我們的處境之中,如果真的要引用的話,人民才是真正的在上掌權的,那麼誰要順服誰呢?

經文總結

首先要清楚了解保羅寫作時羅馬教會的處境以及上下文,才能真正明白經文為什麼要開啟”在上掌權的”的話題,絕不可以抽空背景及上下文,也不能直接用字面金句式的去解。開啟此話題真正意思在於借用政府去處理對外的衝突,以達到保護教會的作用。正確的分段方式也能幫助了解羅馬書的結構,達到對經文正確的解釋。最後如何單要處理13:1 順服掌權者的絕對性問題,我們也可以由處境角度,神學角度及政權本質的角度去解釋順服掌權者並不是絕對的,甚至可以得到人民才是在上掌權的結論。

應用

如果真的要談生活應用是困難的,因為現在世界教會比較少面對外來的逼害,如果真的是面對逼害和報復的教會,大部分都是來自政府的,例如中國大陸政府和伊斯蘭世界的政府。政府如果已經做了逼害者的角色,又可以如何擔當上帝的傭人的角色呢?
但值得討論的是,如果是逼害者不是政府,而是來自教內的人,例如是以權謀私,欺壓同工,性侵姊妹的人,我們是否應該把它們交在政府手中,而不是要求自己教會內部原諒他和要求他悔改或將他辭退就算呢?

 

文:Y9

【禱文】政權政客,摧毀人心

2018年8月19日(聖靈降臨期第十三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慈愛、公義的上主,我們在此時此地向祢禱告,同心守望此地。

上主,面對香港每況愈下的生活環境,無止境的政治打壓摧毀人心,使我們失去對未來的盼望。我們看見昔日自由的空間日漸收窄,在港共政權的管治下,不單是言論的自由,我們就連思想都被限制。港共政權肆意透過不同政客的行為和輿論壓力,藉此去推行廿三條惡法的實行,進一步收緊人民的自由。上主,我們懇求祢顧念這城,拯救一切正在受壓迫的人,使我們得見光明。我們這群屬祢的子民,祈求上主之公義臨在,讓世人得享屬上主的和平與福樂。

上主,沙中綫一單接一單的工程醜聞或許使我們感到麻木。我們求主看顧一眾仍然堅守崗位的工人以及其他受到工程影響的市民,保守他們在這等危險之地工作和生活時得到平安;那些漠視人命的工程承建商、港鐵高層、政府官員,我們祈求主祢按他們所作的報應他們,因著他們草菅人命的行為,願他們終日生活在恐懼之中,不得安寧。

上主,我們求你安慰那位被香港警察強姦的女童,求你親手醫治她的傷痛,顧念她的成長。祈求上主的懲罰臨到這名黑警,讓他受到與他惡行相稱的刑罰。整個香港警隊已經墮落,他們失去應有的使命,利用上帝賦予他們地上的權力任意妄為,偏行己路,當中的信徒更助紂為虐,成為罪惡集團的一員。求主把整個警隊砍掉從來,讓他們看見自己的罪孽,誠實地向上主悔改,投向真光。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WYH
圖:星島日報/香港獨立媒體

【禱文】不論順逆,稱頌主名

2018年8月12日(聖靈降臨期第十二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主啊,不論順逆,我們都要稱頌你的名。

上星期,有歌手自殺身亡。這當然可悲可嘆,然而在香港,自殺乃是常常發生,無日無之的。不論是政治原因,教育政策或是個人際遇等,皆有令人拒絕活下去的意願。情況甚至是,人人也問「為什麼要活下去」,而有不同程度的自殺念頭。然而另一方面,「正能量」,一種粗疏而浮於表面、凡事樂觀的處世態度,橫行於世。兩者遇上,有自殺念頭的人,大概會更加隱藏自己。上主,我們對好心做壞事的人,既討厭也無奈。敬而遠之,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行動。求主保守我們的心,教我們不要太麻木,又教導我們如何及找到失喪的人。

既有自我毀滅,又有蓄意謀殺。近日澳門逸園停辦賽狗,餘下的533隻格力犬去向,頓成問題。其管理層先是以家族名聲擔保,不會虧待狗隻;及後出爾反爾,既拒絕出資贍養,又關閉狗場,更禁止他人領養。幾經交涉,才暫由澳門民政總署及愛協照顧。澳門何氏財雄勢大、富可敵國,反觀愛協資源有限、人手短缺,既要為為數甚多的犬隻絕育,又要醫治部分健康較差的,形勢實在緊絀。求主定逸園管理層的罪,願耶和華丟棄他們,像他們丟棄533隻格力犬一樣。

我們又為香港禱告。香港沉淪,連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地—象徵繁榮穩定的會展新翼—附近的港鐵站,也開始物理上沉淪,此外,沿沙中線,馬頭圍一帶,也出現沉降。港鐵胡作非為,管理層的罪名可以口頭上推掉,但你看在眼裡。只是環觀世界,中美衝突加劇,中國加倍受壓、居下,且近無任何扭轉機會。求主保守港人,在世界新秩序不會離棄你,又叫港人遠離沙中線及周圍的建築。

為甦靈教會禱告,求主常與我眾同在。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坤
圖:電視截圖

【禱文】公義不彰,政權墮落,教會龜縮,港人麻木

2018年8月5日(聖靈降臨期第十一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公義慈愛的上主,我們高舉祢的名,願祢的光照遍全地。然而,地上的黑暗把祢的光遮蔽,我們愈是禱告,黑暗的勢力愈是張狂。在祢裏面,我們本應滿有盼望,但地上的黑暗把我們的盼望都滅去了。上主,求祢憐憫。

為港人的生存,我們禱告。港人居不安,業不樂,早已定局。那些靠炒賣走私為生的社會蛀米蟲愈發張狂,由市民日常娛樂至生活必需品都被牠們搶購炒賣,縱有少部份被定罪,但還有千千萬萬趕不盡殺不絕的「牠們」,政權撒手不顧。那群製造噪音滋擾民眾的大媽大叔污染菜街,令致其「殺街」還不夠,牠們還要到別處覓地騷擾他人,與他人爭地盤「賣藝」,剝奪港人僅有的生活空間,政權同樣撒手不顧。

面對種種「不雅」,政權沒有「面斥」,反以打壓異己為樂,任由這群「不雅」之族侵食港人的生存空間。財閥與政權聯手控制港人起居生活,迫使港人愈住愈細,任由劣質工程危害港人,千方百計把港人放逐到異地。不少權貴亦為「提升競爭力」,實為一己之利,想盡辦法剝削員工,港人的工時因而「稱霸」全球。立法會則盡是與政權沆瀣一氣,或是站在犯境之族一方的「議員」……

上主,公義不彰,政權墮落,財閥當道,放任「不雅」,港人不得不麻木,逐漸跟這個政權一樣墮落。這個政權的不義罄竹難書,我們不斷向祢陳明,求祢審判,求祢咒詛。反之,被咒詛的,好像是我們。我們不見盼望。

上主,那些只問怎樣叫人信教的宗派,那些為政權說項的宗派,人數和資源天天都被加給他們。那些自稱祢呼召他當官,但看政權高於看祢的官員,他們的地位和財富與日俱增。然而,曾為公義發聲,甚至出力的人,有多少仍身陷囹圄?

上主,這一切一切,祢看不見嗎?為何我們一天一天向祢求,情況卻一天比一天差?難道祢要任由祢的名被那群口是心非的官員,那群假冒為善的宗教領袖敗壞?難道我們要像其他宗派一樣,只問怎樣叫人信教,而不問這地上的種種不義,不向祢陳明這政權的惡,不向祢陳明犯境之族的罪,不向祢求憐憫港人,讓港人醒覺,莊敬自強?

求祢看顧我們這班地上的「客旅」。縱我們永恆的家在天上,我們不忍看見我們每天身處的地方變得禮崩樂壞,我們自小長大的地方變得不再一樣。求祢憐憫我們,憐憫這地。求祢與甦靈同在,使我們能在絕望裏找到盼望,在這黑暗的爛地裏繼續作鹽作光,好讓我們將來返回天家時,得著祢的賞賜。

禱告奉主耶穌基督之名而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法師
圖:o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