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筆記】|神復活了,孩子卻不能回來

路加的復活記載,充滿著恐懼、不信、疑惑,除了報信的天使,記載中所有人都認為耶穌復活不可思議。第一個復活節就是如此慌張。耶穌生前在三告訴他們,他們沒有一個人可以(即時)接受。這是當日的問題,卻不是我們今日的問題。今日,耶穌復活 2000 多年了,耶穌復活得太久了,一切的震撼,驚喜離我們太遠,我們感受不到。當復活由「一件事」變成了「一句陳述」,中間當然有很多的神學、演繹,但我們就是沒有了那種「大而可畏」的感覺。(有人回想迫你有這種感覺,但這是不必要的,我稍後說)另一個今日的問題,是「神復活了,孩子卻不能回來」,耶穌的復活,並沒有消除一切問題,歷世歷代人類繼續戰爭、仇恨、自私。最後就是耶穌復活了,教會也假設自己復活了。(例子我就不贅了)
那麼,耶穌復活,對我們還有甚麼意義,對我們這些每個禮拜也慶祝復活的信徒,有甚麼提醒?
路加的記載,描寫了去墳墓的婦女、天使、門徒,卻沒有提過主角耶穌。諷刺地,當我們思考復活的時候,我們也「只想到自己」,嘗試將復活節的意義集中在我們靈命的成長、教會的發展上,往往忘了耶穌才是復活節的主角。復活節講的,是耶穌完成了他的使命,是耶穌一條友搞掂了「看哪我要更新萬事」和「我要造新天新地」。這是他一個人完成的。耶穌不需要我們「幫手救世」,這工作他已經完成了。It’s NOT about us at all. 然而我們卻有一個選擇,就是加入耶穌的行列與否。加入、不加入,不影響神的救贖。這純粹是你要不要和神同一陣線。(well,這很亞米念主義的)
如果你選擇和神同一陣線,是有一個好處的,就是神 take care 哂你死後的問題,你可以心無旁驁的服事神。另一個好處是,你是用上帝的能力去做上帝的事。當今教會有幾個問題,第一是他們集中講「神 take care 哂你死後的問題」而鮮有跟你說這是「安家費」,目的係要你為神搏命。第二個問題係「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上帝的事」,第三個問題最仆街,係「用上帝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例如實現自己的野心。
On social level,當教會仍在地上,我們就要繼續思考有甚麼是我們比較有機會做的好的。(我明白行善、品格這些東西,教會內外其實沒差。教會外有熱心好心的,教會外品格一流者亦大有人在)而要我想幾樣教會特式,我會先講「犧牲精神」。這是一個信徒對自己的要求(而不是強加在別人身上的規條),我們未必有幸殉道,但我們都一定要作好準備,作好犧牲的準備。如果要講一個 perfect case,那就是謝婉雯醫生,她完美示範了。另一個我們有機會做好的,就是「真誠」。現今的世界講 PR,講 Spinning,講「塑造一個講法」,我希望甦靈教會秉持我們的綱領,有話直說。最後一樣,比較 practical 的,就是教會比較有組織力。by nature 教會係一個比較會互相信任的群體,加上我們有多搞活動經驗,做起事來是比較乾淨利落的。我雖然經常批評教會掛住搞 program,但我們卻不應浪費我們多年來習得的搞活動能力,用之建國,其利無窮。
最後,再講一下「神復活了,孩子卻不能回來」。我們信基督的,我們心裡有答案,就是孩子們去了上帝那裡,那是一個沒有痛苦的樂園。但這個答案,我們只能收在心裡,不能對家長說,也不宜對別人說。家長想見到的,是孩子在他們身邊;所有人想見到的,是不想再有孩子自殺。耶穌的犧牲,就是為了終止無辜者的犧牲;耶穌要見立的新天新地,也當如此。教會該做的,不是迫人接受我們的信念,而是終止無辜者的犧牲。在此,我認為基督教學校有極大的責任。他們可以選擇配合政府的荒謬,也可以選擇提供活路。香港那麼多基督教學校,合起來反抗,是夠力叫政府跪低的。
幾十個校董們的決定,可以創造新天新地;同樣 幾十個校董們的沉默,也可成就無間地獄。
講員 / 摘錄 :陳到 (方丈)

【禱文】求主將賊匪趕除

慈愛和公義的上主,我們在此慶賀你的復活,也將我們心裡所願向你陳明。
我們將比利時交託在你手中,上主,求你審判恐怖襲擊者,叫他們被捕被囚,組織潰散;又求你憐憫痛失家屬的家庭。上主,我們又為李波和他的一家禱告,他們現在身陷匪國,安危未卜,雖然箇中政治我們不明白,但我們祈求義人得自由。
我們也為香港禱告。一國兩制形同崩潰,香港人被大陸人捉走、香港樹被大陸賊砍伐、香港疫苗被大陸人「盲搶」,我們的家成為賊窩,求主伸手拯救。吳克儉、梁振英等畜生繼續橫行,施暴政,漠視香港人的要求。他們不配作官,不配有權柄。求主你明察,使這些賣港畜生去他們當去的地方。我們繼續為黑警禱告,他們繼續返工亂執法,放工亂犯法,他們不配作香港市民的保護者。我們求主你親自作香港的保護,如同母親照顧孩童。
世局紛亂,人心詭詐,求主保守我們心思意念純良,在絕望之地播下盼望,在黑暗之處發光明,在腐爛之處宣佈審判。求你賜教會權柄,叫我們在地上綑綁的,在天上也要綑綁。
阿門。
撰文:陳到

【禱文】願耶和華以祢的軍裝施行拯救

耶和華,祢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不靈,不能聽見,因在我們裏面沒有良善,我們的罪孽使我們與祢隔絕,我們的罪惡使祢掩面不聽我們。我們雖不住向祢禱告,但在這地上,不法的事仍舊與日俱增,行惡者愈發放肆。我們苦無出路,我們向祢呼求。
上主,青少年自殺不止,他們跟不少港人一樣,苦無出路,但吳克儉仍舊不願檢討自身和教育制度問題之餘,更不要臉的向傳媒說對指摘「不順氣」和「深深不忿」,一眾親政府議員亦大放厥詞抵諉年輕人;南亞假難民做盡不法的事,更因偷竊不遂而殺人;不法商人竟為眼前私利,輕則破壞環境,重則毀人家園;領展則用盡齷齪手段迫走小商戶,巿民百上加斤…….上主,牠們的手沾滿了血,指頭被罪孽玷污,牠們嘴唇說虛謊的話,牠們的舌頭講出惡語。牠們沒有人按公義求告,沒有人憑誠實爭辯。牠們的腳奔跑行惡;牠們急於流我們的血;牠們的思想邪惡,牠們的行徑全是破壞和毀滅。主啊,我們面對不住的謬事,「很不順氣」、「深深不忿」,到底要到何時呢?
公義的主,公平遠離我們,公義追不上我們。我們指望光亮,卻是黑暗;指望公平,卻是沒有;指望救恩,卻遠離我們。求祢繼續拯救我們,求祢用膀臂施行拯救,以公義扶持我們。求祢以公義為鎧甲,以拯救為頭盔,以報仇為衣服,以熱心為外袍。求祢臨到香港,施行審判,惱怒祢的敵人,報復祢的仇敵,向眾海島施行報應。求祢讓我們一同穿上這副軍裝,與祢為伍,一同抗敵。
對吳克儉這種不要臉的東西,我們求祢按牠所說所作的咒詛牠,叫牠作為教育首長卻受盡師生鄙視,願牠的兒女在牠年老時以牠的涼薄對牠,求祢讓牠的餘生勞碌,直到終老,一生不享安息。願祢咒詛一眾行惡的南亞假難民,叫牠們永遠無家可歸,永為過街老鼠,一生沒有尊嚴。願祢咒詛那些毀人家園的不法商人和領展,叫牠們要陪上自己家園、性命以至一切去保衛他們所事奉的瑪門。救祢拯救年輕人,叫他們因看見盼望而活下去;憐憫被殺害的店鋪東主,讓他們得享安息,並安慰他們的家人;願祢施恩予家園被毀的人,讓他們可盡快重建願耶和華以祢的軍裝施行拯救家園,並免受騷擾。
這樣,人從日落之處必敬畏祢的名,從日出之地也必敬畏祢的榮耀,仇敵像河水沖來的時候,祢的氣必向牠們催逼。願祢加在我們身上的靈和放在我們口裡的話不離開我們,和我們後裔的口,從現在直到永遠。阿門。
撰文:法師
筆者按:禱文訂搞之日才得悉黑警再度行惡,偏袒倒垃圾者,反鎮壓並拘捕執垃圾者。黑警行惡不斷,徇私枉法,與民為敵,下週之禱文將懇求上主對黑警降下刻毒之咒詛。盼眾警回頭是岸,認罪悔改,否則上主之咒詛定臨到眾黑警。

【禱文】世代彎曲悖謬,我們求主伸冤

上主,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我們求祢使我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叫我們在眾民中好像明光照耀。
香港人受到港共政權的欺壓,小孩由小學到大學,無一刻不被考試的制度折磨,逃不出的選擇死亡,能生還的也像劫後餘生;成人也受苦,政權忽視低下層、中產,一心顧全大陸。梁振英忽視現今工作階層的辛酸,講風涼話。我們苦大仇深,求主為我們報此大仇。
我們既憤怒又難過,但在位者麻木不仁,對這些事置若罔聞。求主指教我們行動,散播仁愛,叫那莘莘學子知道死亡以外有出路,黑暗盡頭是光明。我們願死者得安息,在生者得安慰。求主重重懲罰吳克儉以及一眾教育官僚,叫他們兒女吃回他們的涼薄。
另一筆我們深深不憤的是陳鑑林濫用議事規則,一眾建制派議員配合,撥出196億繼續興建垃圾高鐵。他們滿口謊言、漠視法紀、與民為敵,求主叫他們今生見報、惡疾纏身、妻兒反目、一世被中共控制一言一行,最後家破人亡,無子送終。
阿門。
撰文:水 / 陳到

【禱文】與青少年同哀哭 — 再為香港青少年禱告

慈悲的上主,我們哀哭,我們憤怒,是因為我們著緊香港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
我們眼見一個又一個的小孩被壓力所害,一個又一個地走向自殺的路,我們感到無力,無法幫助他們。我們為自己未能繼續阻止一個又一個的悲劇而感到羞恥,因為上一代人將他們趕入絕望。我們求祢,賜下我們勇氣和智慧去和青少年相處、了解他們、懂得他們的苦楚與傷痛、懂得與他們同行。
求祢的名傳揚,叫我們看見盼望,求祢叫我們宣告,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求祢安慰這些孩子,並叫他們能夠堅強下去。求祢追討這個社會的罪,叫那些訂立教育政策的官員、剝奪小孩童年的人,付上應得的代價。
阿門。
撰文:水

【禱文】壓傷的蘆葦,求別折斷 — 為香港青少年的生存禱告

慈悲的上主:
我們為香港的年輕人禱告,求祢垂憐。求祢不要掩面不顧他們的苦況;求祢不要離棄他們。主呀,他們的苦,祢是知道的。
香港的孩童自少便要受家長、學校、社會的鞭撻。家長要自己的孩童「贏在起跑綫」,自小便不斷摧谷,甚至拔苗助長,奪去孩童的成長空間和自理能力;學校亦因順應家長、社會,或是自保,同樣以功課及課外活動摧谷學生;加上TSA和DSE,令學生不勝壓力。在這制度下讀書不成的,少有出路;即使順利考上大學,亦要為成績和前路奔波。
有一班年輕人在此制度下深感挫敗,看見自己和這城巿皆苦無出路,更看見造成這些現象的種種制度暴力,他們出來抗暴,卻被一班大人標籤為「廢青」和「暴徒」,即使順利升讀大學,只要稍為參與社會運動,亦會被他們標籤為「讀屎片」。他們在社會上是受壓迫的一群,主呀,他們的苦,我們知道,我們也深信祢知道,更感同身受。
上主,自九月至今,已有19位年輕人因不同原因輕生,有不少是因為學業壓力,或是對前路苦無盼望。求主憐憫,讓他們回到天家,回到祢身邊時,能安然享受在地上感受不到的福樂,亦求祢安慰憐憫他們的家人,叫他們將盼望放在永恆的天國。但可恨的,是仍有一班大人執迷不悟,以為年輕人輕生只是他們自身的問題,甚至有大學校長以為他們只是因為「買不起樓」,但卻無視近年社會上針對他們的不公義,也無視「買不起樓」背後的社會問題。上主,我們求祢審判這些大人,特別是身為教育工作者卻輕視社會對年輕人的壓迫,並選擇站在道德高地「勸勉」年輕人的教畜,求祢審判他們所說的話,叫他們因看見自己的偽善和無知而慚愧,並按他們說的話報應他們。
壓傷的蘆葦,求祢不要折斷;將殘的燈火,求祢不要吹滅。求祢叫香港的年輕人不要灰心,也不要沮喪,直到他們看見祢在地上設立公理。阿門。
撰文:利祖安 (法師)

【禱文】在香港傳揚公義的福音

耶和華,祢所行的奇事,並祢向我們所懷的意念很多,沒有人可以和祢相比;為此,我們口唱新歌讚美祢,願人們看見的時候,就懼怕,並且要倚靠祢。我們的 神啊!祢的律法常在我們心裡,我們要遵行祢的旨意。
我們要在香港傳揚公義的福音,我們必不禁止我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祢知道的。我們沒有把祢的公義藏在心裡;我們沒有在眾人面前隱瞞祢的慈愛和誠實;我們向眾人述說祢的信實和救恩。
我們為義士、受壓者和被擄者求祢的憐憫和拯救;我們為梁振英為首的港共、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和所有矯情偽善雙重標準的政棍求祢公義的審判;我們為港人求明亮的眼目、甦醒、剛強和真誠的心;我們為教會和信徒求先知的樣式。
縱有人誣蔑我們為邪教,有人說我們不按祢旨意行事,甚至我們的罪孽也追上我們,使我們不能看見,以致我們心驚膽戰,但求祢的憐憫不要向我們止息,願祢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護我們。我們切切等候祢,求祢轉向我們,聽我們的呼求;求祢的靈常在我們心裏,提醒我們,照亮我們,叫我們時刻察驗己心;求祢叫我們儆醒,並像祢和祢昔日的門徒一樣,隨時有準備為義受苦的心。
求祢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阿門。
撰文:法師